我有OO與XX症狀!請問我是不是感染HIV了?

 

主題:我有OOXX症狀!請問我是不是感染HIV了?

#線上諮詢精選系列

#急性症狀

#愛滋症狀

問題1:『3個禮拜前去叫了小姐, 上週身體發燒,及這周喉嚨痛, 都無感冒症狀, 這是愛滋的常見症狀嗎?

問題2:『小編您好,我在11/24時有去按摩店讓小姐按摩,過程有小姐幫我做油壓按摩,打手槍,親奶頭,僅有以上行為,皆無陰道交與口交,小姐也沒有脫內褲,但我在昨天12/17卻發燒了,加上喉嚨有痛,去給耳鼻喉科看過醫生,醫生說是喉嚨發炎引起發燒,吃了兩包藥後現在有退燒了,身體目前是沒有淋巴腫大跟起紅疹也沒有腹瀉,請問我這樣會是感染了HIV嗎?實在有點擔心,請小編協助回覆,謝謝!!』

 

-------------收集了兩題,這兩題算是蠻經典的---------

 

L編釐清問題時間:

這類型問題大概是各愛滋領域工作者最常接到的電話/線上愛滋諮詢類型之一,這類型問題常見包括幾個議題,其一是與性工作者接觸議題(性工作者污名),其二則是風險評估,其三則為症狀相關,前兩個主題可以閱讀網誌『那一夜,與性工作者發生關係後...?

 

 

本週來聊聊的是,關於這些症狀,我們該用怎樣的角度看待這些症狀?而我們又是否能夠坦承面對自己,以及這些症狀的產生?

 

 

首先,從行為發生後的時間序來看,應當是下列的順序:發生風險行為>感染愛滋病毒>產生疑似急性症狀或無症狀>進行愛滋篩檢>確認感染與否

 

 

然而,網路資訊的廣泛與發達,我們會看到兩種說法『如果你有下列症狀(發燒...等約莫十項),就代表你可能感染愛滋』以及『感染愛滋初期一定會有的症狀』。

 

第一種說法呢,的確沒錯,可以這麼說;BUT,把可能感染的疾病替換成一般感冒、流感、腸病毒、中耳炎、甚至運動過量與工作壓力...等,這些都可以成立,其實多數的細菌、黴菌與病毒進入人體都可能會有雷同的症狀,那是身體免疫系統產生反應的機制,也是身體的自然反應,代表身體正在對抗這些外來物。

然而,第一種說法就是倒因為果,依著時間序來排序因果,應該是感染愛滋而可能會有下列症狀;當把因果顛倒後,造成的結果是,每當有身體症狀就會放大檢視自己,反覆確認身體體溫、疹子、淋巴腫等,倘若檢視到其中一項或多項,就會認為自己可能已經感染愛滋,且認定這些症狀可能是因為愛滋才產生,強化愛滋與症狀的連結,接著因心情煩悶且小劇場反覆上演各種戲碼,因此輾轉難眠,可能夜裡滑手機查愛滋資訊(因為怕家用電腦留下紀錄,且夜裡枕邊人已睡),更遑論網路資訊參差不齊,太多陳舊與錯誤資訊,因而睡眠品質低落(淺眠、做惡夢等),間接導致食慾欠佳,接著平常能感到開心的活動大概都轉而無感或者快樂度下降,身心壓力欠缺抒發與惡性循環之下,轉化成生理症狀,例如腹瀉、感到疲倦...等,因此又增強自己可能已經感染愛滋的信念,甚至無法相信篩檢陰性結果(此議題會另開一篇來說明)。
(至於第一種說法何以產生,並非本篇重點。

 

第二種說法彷彿擲地有聲;BUT,從實務工作經驗,有些朋友是定期篩檢,只是在某次匿名篩檢檢驗到疑似陽性,其實也沒有任何症狀,例如最常提及的發燒(有97%與80%的說法),而這些朋友並無任何症狀,可以直接推翻一定會有症狀這句話;甚至,實務工作經驗而言,甚少聽到疹子或者淋巴腫這類型的症狀,因此透過症狀推論感染與否,並非適當作法。
甚至有些朋友持續發生具有感染風險的行為,卻誤以為一定會有症狀,因此降低篩檢意願,這都是
L編不願意看見的事情,因為這可能會延誤治療時間,直到當事人自覺身體不對勁,也許可能是數年後了。

 

此外,亟欲立即確認是否有感染,或者要求愛滋工作者回應透過症狀項目與程度來評估感染可能性,甚至感染機率,相信此處有著無法等待的特性,而無法等待可能基於兩種可能性,一種是對愛滋的恐慌漫出來了~,另一種則是有固定單一伴侶,對於可能構成伴侶被感染有極端的焦慮感與罪惡感。

 

 

做個小結論:其實這些身心症狀是整體社會氛圍對愛滋恐懼的產物,即使愛滋議題已逐漸被看見,然而恐性與愛滋污名雙管齊下如同麻花辮交織作用之下,如關係外的性發生時會自覺做錯事情且有強烈自責感,而自我責備則會與受到懲罰(獲得疾病)產生連結,這部份可以從許多朋友反覆篩檢來印證,透過篩檢這個儀式的體驗,如抽血、自費篩檢等,彷彿是一種淨化儀式,藉此消除罪疚感。而愛滋目前慢性病化,尚且無法治癒,此前提則加劇了對愛滋的恐慌,因此更需要透過確認自己篩檢陰性,以撇清自己與愛滋及愛滋污名的關連。

 

 

L編會建議的是,這些症狀可供初步篩檢檢驗陽性時,陪這位朋友推估大概感染時間,如八月中曾有發燒達一週以上,大致可推估被感染的時間約莫是七月,而接下來我們能先做些什麼並進行討論,假使感染時間可能相對久(如三年前曾有不明原因發燒長達一週),就醫的部份就需要著急些,減少伺機性感染的可能性。

同時也向每個因症狀前來篩檢朋友表明,急性症狀可用來確認感染時程,而不是讓一個非感染者用以評估自己是否感染;確認感染與否只能透過篩檢,任何症狀都不足以評估是否感染,當然無身體症狀也不代表沒有感染,這都是很明確的態度;至於篩檢空窗期,可參照本版網誌。

 

 

假設理想性地來看待急性症狀,那是需要這個社會足夠友善,我們也都能夠理性看待愛滋,也許透過這些症狀評估自然可以是成為一種方式,而同時回顧自己是否的確有風險行為;但如果只是非理性地無端恐懼,那這些並不適合,因為過程中會將整體社會對愛滋的污名內化到自身,彷彿陷入泥沼無法自拔。但願這社會足夠良善與接納多元,讓彼此都能自在地生活,那也許能夠達到理想性的狀態。

 

最後,我們是否能夠誠實地面對自己的身體與身體症狀,以及內心正在面臨的焦慮感受,這些焦慮又是怎樣產生的,且是否因著焦慮而衍生出更多的身心症狀。

而這些身心狀態是否有任何能夠安心讓我們願意說出口,且舒緩壓力的空間,抒發是重要的,卻因著愛滋污名與恐性,我們的社會間接導致我們害怕說出口,害怕道德遭受評價,然道德是用來審核自身的,並非對他者;倘若這些也漫到干擾生活了,也許心理諮商或者身心科都能夠成為維持生活功能且面對自己的方式。

 

最後的最後,我們都不完美,也許偶爾做了讓自己感到自責的事情,然而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願意承認且接納不完美,生活可能才會緩緩地回到原先的軌道,往前走下去,離開惡性循環的罪疚與苦痛,與反覆自責與小劇場的自己告別,生活仍有許多美好,等待我們發現與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