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藥物性愛(Chemsex)與城市(紀錄片介紹)

藥物性愛(Chemsex)與城市(紀錄片介紹)

Chemsex., 2015124日發布, William FairmanMax Gogarty導演,影片時間83分鐘,資料來源:刺胳針感染症醫學雜誌www.thelancet.com/infection Vol 16 April 2016,財圉法人台灣紅絲帶基金會譯

 

倫敦的同性戀社區正面臨著「隱藏的健康緊急情況」,根據新紀錄片藥物性愛(Chemsex)--此部由William Fairman Max Gogarty所導演的紀錄片,檢視了在這個首都城市內越來越多與性有關的藥物使用次文化。

影片經由採訪前吸毒者和目前經常使用藥物者而呈現,探討在目前或過去濫用如K他命、甲基安非他命等藥物,且藥物使用已連結到性活動者的生活,對他們來說在性行為時或之前使用藥物,會因靜脈注射和降低性禁忌等因素,增加了其暴露於血液傳播疾病和性傳播疾病感染的風險。

雖然這種感染的幽靈編織在整個影片中,但它並未墮落到落入道德宣傳。相反的,紀錄片動人地探討多重且通常係高度主觀因素所導致藥物性愛(chemsex)已成為倫敦同志場域一個突出的現象。

會做這樣行為暴露了一個混雜著孤獨感、內化恐同症和慾望的綜合體,許多受訪者發現在藥嗨(high)時性會更愉悅。有人甚至走得更遠,表示藥物使用「給我一種從未有過的信心」,讓他感覺「猶如色情明星般」。這樣的一段話似乎可能應證了男同性戀者享樂主義的刻板印象,並且對於一個不經意偶遇的觀眾,Chemsex這部片很容易被誤解為一個多餘炫耀的影像。然而,即使是FairmanGogarty企圖令人了解這種值得擔憂的趨勢,這樣的分析亦將是對此影片一個粗略的誤解。透過讓吸毒者分享他們的故事,他們促成一個令人不安景象的出現,其中自我價值經常混淆於性吸引力中。

考量這部電影更多窺視鏡頭的拍攝背景,然而它的性色內容仍然讓它不易觀看。這是因為它突顯了用藥者在認知性和現實之間看法的歧異。很顯然,從精心編輯的鏡頭,在藥物影響下,性顯然是遠離「色情明星」的理想,許多尋常的身體,一堆骯髒襪子,和一個正忙於使用手機交友軟體的人,正汲汲尋求他們下一回合性交的夥伴。

David Stuart在倫敦56 Dean 街針對藥物性愛提供支持性服務,是當地最繁忙的性健康診所。在影片中,他認為這樣的網路鉤引行動的應用軟體對藥物性愛普及性的增加應負部分負責,透過這些途徑使藥物更加容易獲得。在「或許4個交談中」,他說:「你會被引導談論到藥物性愛,或許在八個交談中...你將被引入論及靜脈注射,或slamming(靜脈注射藥物的別稱)的議題」。相較於影片的色情內容,該片描繪靜脈注射藥物(slamming)的鏡頭更為震撼。看到近乎裸體的男人為自己和其他人綁上止血帶和施用藥物是極可怕的,其中有一些人的故事分享,包括用藥過量、紮不到靜脈,以及有些在被綑綁或奴役場景中被迫使用藥物。

這是影片為了對受訪者所做的人性化安排,運常這種傾向在正常狀況下常會被批判。其結果是,許多愛滋病毒陽性者其特別的辛酸變成為啟示,以他們心碎的經驗作為疾病破壞力的提醒。其中一個人描述他在心理健康問題上的奮鬥,醫生推遲了藥物治療程序,直到他擁有一個更好的心理狀態。另一個人回顧了當他在愛滋病仍被認定為是一種死刑宣判的疾病早期,被診斷感染後,每週使用古柯鹼用以承擔並短暫的逃離一個破碎的現實。

這些故事當中最有趣的是Simon的故事,其中導演跳脫會談室擴及更大的範圍。Simon自我標識為「對HIV / AIDS持不同意見者」,他拒絕承認自己感染狀態,避開抗反轉錄病毒之治療。當他與Stuart在他的診所會面時,我們鏡頭跟隨他。在試圖遏制他藥物性愛的活動,Simon採直截了當的去面對及識別促使他使用藥物的「觸發器」的挑戰。開始時雖然他仍強烈對抗,但最終仍然復發,在一個簡短的結尾中陳訴他的健康惡化,最後迫使他進入到HIV藥物治療。

 

他的自我否定是這部電影片中最令人沮喪的部份,因為它所講的東西深深觸及所有的男同志都熟悉的事物。我們所有的人,甚至於那些於最寬容和充滿愛的環境中成長的人,常習慣於封閉自我的某些部份,並視其為令人厭惡的。這樣的做法使我們承擔著精神官能症的壓力,卻是我們的大多數異性戀同伴永遠不需要處理的。很多時候,如紀錄片中所呈現,我們用酒精、藥品和其他合法或非法之藥物,去和緩這些情緒,在終極情境前在我們自己的社群內不斷地重複循環,排斥和隔離那些誠實表明感染狀況的愛滋病毒陽性者。我們成為我們曾經擔心的惡霸,以錯誤的信念認定HIV是道德或性格上的有效指標驅使他人遁入地底。除非直到我們可以完全地駁斥這種誤解,則我們將不斷地只是尋找另一帖安慰劑罷了。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