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動120》要被看見的絕望

 

回顧2017年,記得有哪些時刻的心跳達每分鐘120次?《心動120》(120 beats per minutes)的120次脈搏跳動,反映愛滋病患者面對死亡的恐懼,同志力求被看見的掙扎抗爭,也可以是觀影過程的激動。

 

 

抗爭之理

 

《心動120》奪得本屆康城影展評審團大獎,是去年同志電影節的開幕電影。電影由羅賓金比路自編自導,帶觀眾回到上世紀愛滋病肆虐的九十年代初,故事取材於他參與「愛滋平權聯盟(ACT UP)」行動的親身經歷,設計虛構人物,糅合劇情與紀實,展現該組織為病患者發聲抗爭的事蹟。影片開場是ACT UP在一個關注愛滋病的研討會上搗亂,觀者或會因擲血漿、扣手銬的激進行動而皺眉頭;鏡頭一轉,是組織的檢討會議,溫和派與勇武派就抗議手法爭辯,導演藉新成員尼芬的視點,引領觀眾認識源自美國紐約的ACT UP巴黎分部,組織採用商議民主制,嚴守議事規則,限時內精簡發言,只能彈手指和議,以免掌聲耽誤討論。組織的會議佔戲頗重,不乏專業的醫學或政策討論,導演處理辯論場面的手法較前作《課室風雲》成熟,在各內部會議之間,穿插同志遊行、街頭靜坐、集體作死狀瞓地,還有直踩政府部門、課室、藥廠等,派安全套、灑骨灰等抗議行動,道出行動背後的多面向考慮,同時,呈現男女同性戀者、輸血受感染者及其家屬,在死亡陰影的籠罩下,不被看見的故事。

 

 

 

動之以情

 

影片前段以群戲為主,中段的一段男男愛情,細緻刻劃當年愛滋病患者的無助與絕望。沒受感染的新丁尼芬邂逅激進的患者尚恩,兩人從床上討論預防措拖,進而逐步彼此瞭解。青春有活力的尚恩,因16歲時與數學老師發生性行為而受感染,十多年來過著數算白血球數目的日子,偶爾會感懷身世慨嘆時日無多,做愛中途因鬧鐘響要服藥,觀眾見證著他從充滿神采地拿著草球參與遊行,到預料已未必有下次,及後瘦骨嶙峋無力掙扎的模樣,從而理解當死神步步進逼,千方百計吸引眼球的抗爭,喚醒世人的防護與警覺意識,亦屬無可厚非。最後,尚恩選擇在母親與男友陪伴下,回家面對死亡,ACT UP成員不分派別與立場,紛紛前來憑弔,屋內不只是瀰漫著失去戰友的哀傷,更是無形的不安與恐懼;眾人完成尚恩的身後事,化悲痛為抗爭力量的延伸行動,甚具感染力,看得人心情久久難以平伏。

 

《心動120》源於導演參與社運的體驗,難得是忠實呈現組織的內部矛盾,沒有一味販賣熱血激情,也無意掩飾圈內的濫交、濫藥或無業的狀況,而是透過真實的生命掙扎,觸動人心。今日,愛滋病已非不治之症,但歧視誤解仍見普遍,機師記起聽過愛滋病朋友的分享,一個擁抱、同枱吃頓飯或簡單握握手,已是勝過千言萬語的接納。

 

文章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