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歧視案╱媽媽先考大學示範 阿立終回校念社福

 

國防大學學生阿立數年前疑因感染愛滋遭退學,屢向校方與衛福部提申訴,引發政府乃至聯合國關切。聯合晚報希望喚起全台關切以阿立為代表的愛滋人權,2016年8月在阿立勇於受訪下,一路大幅追蹤報導,促使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林全至國會都表態挺阿立,國防部終於讓步。

今年聯晚30,聯晚再次製作愛滋權益專題,專訪阿立談他近況,也藉此向阿立與支持他的親友和社工致敬。專訪以第一人稱呈現:

 

我現在會念社會福利科系,是因為我老媽以身作則,先回學校念書。我知道她這麼作,都是為了我。

 

我在重回學校前,頹廢了滿久。我媽那時在作護理相關工作,看我這樣,就先去大學念書,再把我拉進去,當我學姐。雖然我們不同校也不同科系,但有些科目類似,我有人盯,就不能繼續頹廢了。

 

我那時也是想老媽這種年紀都去念書了,我怎可能作不到?雖然如此,起初我還是滿排斥去學校,因為我很久沒念書,頹廢久了,就懶得動、生鏽了。後來因為我媽要考試,她念得很吃力,但那科對我很容易,我就帶媽媽去念那本書,結果自己也把讀書的感覺抓回來。

 

我被退學這整件事,改變了我和家人的關係,對家人有時會有愧咎感。以前我念軍校時,傲氣很重,好聽點可說霸氣,難聽點是「傲嬌」,甚至對父母滿不禮貌。當時我覺得自己可以拿錢給家裡,也可照顧自己,等到意識到自己要被退學時,危機意識才出來。

 

改變我和家人距離最大的事是,我被退學前,我爸媽都不知我的事;後來知道我是因為這被退學,他們卻沒把我從懸崖推下去,而是接受。

 

我現在比一年半前的狀況好多了,有事作、腦神經有動起來,也是因為我媽以身作則先去念書。如果她沒這麼作,我可能會一直消沉下去。雖然我講不出感謝媽媽的話,但她應該知道我很感謝,因為我都開始正常上課了。

 

在學校,我覺得念社會福利相關還滿好玩的,媽媽有些共同科目作業寫不出來,我還幫忙寫。由於我自己就是個案當事人,念社福、權益這些,感受會特別強烈,如果我是局外人,感受可能沒這麼強。

 

我對未來也有了目標,打算畢業後考高普考。我的路雖然才剛開始走,但我覺得我方向是對的,這就好了;不過也得要養活自己。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