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歧視╱郭旭崧:阿立勇於站出 幫了所有感染者

 

愛滋感染生阿立遭退學後,屢向校方、桃園縣府提申訴,卻都被決議不受理、不成立,直到向衛福部提申訴,疾管署認定學校歧視,戰役才開啟轉圜契機。當時負責此案的前署長、現任陽明大學校長郭旭崧坦言,他初接此案時,也曾想是否阿立遭退學是否如校方所言是個人問題,但在跟阿立深談後,「整個團隊都認定學校歧視」。

 

 

郭旭崧說,他一開始想過也許國防大學是對的,是因為阿立頂撞師長,所以照校規處分。但在了解案情過程中,發現不可能只因頂撞師長就受到退學處罰,而且阿立很熱愛國防大學,在校前三年表現很好,「怎麼會做了個健檢,學校對他的態度就改變了?」

 

他認為,此案發生關鍵在於很多人都不了解愛滋,成為歧視的根源,「一旦了解,就會知道彼此無異。」當時所有接觸此案的疾管署人員,也都深知阿立受到不公平待遇,有感若不伸出援手,阿立沒法一人承擔,「這也是政府設立愛滋病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會的責任」。

 

郭旭崧說,他們一開始想得很簡單,以為和校方和解、撤回退學處分就好,社會也能明白愛滋不可怕;未料即使時任行政院秘書長出面協調,進展仍有限。他感嘆,這顯現台灣從愛滋感染者出現至今30多年,愛滋歧視問題雖有大幅進步,但仍存在,「這需要繼續教育和理解才有辦法去除」。

 

郭旭崧坦言,在衛福部做出國防大學歧視愛滋感染生決議,開啟校方告衛福部、聯合國愛滋病組織來函關切、衛福部開罰校方等過程中,他背負此生最大壓力,「長官擔心破壞行政院團隊和諧」。然而他一想到政府本應濟弱扶傾,卻有單位「欺負一個孩子」,就難接受,在兩難間選了該做的事。如今回想,「我很高興做了這個決定」。

 

目前阿立案還有三個官司進行中,包括國防大學不服衛福部處分提告案;校方追繳阿立80萬學費案;衛福部判罰校方100萬元案。郭旭崧說,儘管此事尚未落幕,但阿立至少拿到學分證明,最高法院也要求國防大學查明是否涉歧視,更讓社會了解若有大家的幫助,能讓阿立和許多沒有勇氣站出來的人,扭轉遭歧視處境。

 

「每個有機會跟阿立談的人,一定都會幫忙他。」郭旭崧說,此事要特別感謝阿立勇於站出來,因為很多人若遇到類似情況,可能就吞了、忍了,造成國防大學或其他單位認定感染者會因怕身分暴露、不敢站出來,「吃定感染者」;然而阿立像電影《費城》主角一樣堅持,才能讓更多人了解感染者處境,進一步改變其他受害者遭遇。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