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感染生官司打5年 阿立:我問心無愧

 

國防大學學生阿立數年前疑因感染愛滋遭退學,屢向校方與衛福部提申訴,引發政府乃至聯合國關切。聯合晚報希望喚起全台關切以阿立為代表的愛滋人權,2016年8月在阿立勇於受訪下,一路大幅追蹤報導,促使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林全至國會都表態挺阿立,國防部終於讓步。

2017年,聯晚以「愛滋歧視在台灣─軍校生阿立的故事」系列報導獲卓越新聞獎。評審認為,該系列報導肩負起新聞監督權力不當與抗衡社會偏見恐懼的媒體責任,並在議題敏感性和當事人保護的採訪限制下,引起台灣社會反省,為新聞媒體在愛滋人權保護中可擔負的社會角色留下歷史紀錄。聯晚也將獎金全數捐給長期協助阿立的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

 

今年聯晚30,聯晚再次製作愛滋權益專題,專訪阿立談他近況,也藉此向阿立與支持他的親友和社工致敬。專訪以第一人稱呈現:

 

我從被國防大學退學到現在,已經5年了,相關的三個官司一直還在打。但我從不後悔,因為後悔CP值太低,與其浪費時間後悔,不如繼續堅持,因為我問心無愧。

 

我反省,其實我多少有錯,該對生病這件事負起責任;但我該負的責任和我遭受到的,比例差距太大了。如果沒有被退學,我現在大概要升上尉了。

 

現在看起來,這件事對我造成最大的打擊就是經濟面。這前後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生:一個是穩定拿薪水,一個是沒穩定薪水,還要花很多成本去打官司,包括時間、人力和心力成本。我被退學後,也得為生活工作,但一般工作很難解釋為何要不定時請假去打官司,所以我只好去做業務。如果不是為了這,誰會去作沒有底薪的工作?

 

這件事影響我們家也很大、很深。我們家經濟本來就夠慘了,先前國防大學還跟我追討80萬學費。我爸媽因為是我的保證人,也一併被告,為此非常焦慮,工作也受影響。

 

不過我跟我媽不大談家裡經濟狀況,因為從我離開國防大學後,這是一直燒下來的話題,我很明瞭苦的成分在哪、辛酸成分在哪,所以我不想刻意提到。不是漠視,而是提了,只是更痛苦而已。

 

這幾年,我終於體會到什麼叫沒錢的生活,什麼是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雖然如此,我媽因為要鼓勵我重回校園,自己先去大學念書。讓我最感動的就是,家裡因為沒錢,當我們都要註冊時,她說不想念,讓我去念就好(阿立啜泣),但我知道真正原因是家裡只能付一人學費。

 

當年我從軍校活著走出來,已經很不容易,如果不是我,可能會在裡面出事。我真的很累,但左腳踏下去了,右腳也拔不出來。這種訴訟纏身5年,走下去心力是會憔悴,精神壓力很大;但以我這「小強」個性,應該可以再活下去。

 

我聽到因為我的事,改變了一些軍校的規定,學弟妹不會再有這種遭遇,真的滿爽。一個是取消追蹤體檢,軍醫院檢查結果不用再告知學校處理;一個是沒畢業也能拿到學分證明,和有無還學費錢拆開,畢竟一般大學本來就可以拿學分證明。

 

但我一直認為,學校應該為歧視愛滋感染者付出代價,還給我相對損失和精神賠償。我希望政府在這方面,給予比較實質的幫忙。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