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寫實呈現社會對HIV的偏見與恐懼

 

人們因未知而恐懼,但恐懼未因了解而消失

藉由書寫同志、愛滋病歷史,特別聚焦於雞尾酒療法出現之後,當「病」不再只是死亡威脅、病患不只是文學悲劇的隱喻,回歸「人」之後,會是什麼樣子?在對愛滋病了解還不是那麼深的年代,因為造成許多罹病者的死亡,人們開始產生恐懼,在醫療技術已經越來越進步的現在,透過治療,疾病可以得到很好的控制,但許多人對於愛滋的印象與誤解,依舊停在原地,沒有隨著時間走過來。

 

家人、朋友、同志、愛情、疾病,親密、崩壞

 

這些名詞環繞著《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敘事由馬密的人際網絡所建立,關係的親疏遠近決定了角色提供的訊息量,同時隱約反映社會的態度,如果劇場是面照映出社會寫實面的鏡子,透過馬密的鏡子,我們可以看到從過去到現在,背負著標籤與成見包袱的人們,努力活著的痕跡。

 

而故事是怎麼開始的呢?劇作家簡莉穎在兩廳院駐館期間,經過一年多HIV的相關田野調查,完成了《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起始於一場關於「馬密」的紀錄片發表會。女子均凡靠著馬密留下的一本日記,追訪了他身邊的親友,探究曾經收留許多HIV感染者的「甘馬之家」解散的真正原因。日記文字和受訪者敘述交疊,真相究竟為何?馬密的說法是答案,還是一種可能的回憶錄?

 

 

 

四把椅子劇團藝術總監許哲彬與簡莉穎在《全國最多賓士車的小鎮住著三姐妹(和她們的Brother)》、《服妖之鑑》的編導合作獲得觀眾與評論廣大好評與迴響,兩人2017年在台灣國際藝術節(TIFA)於實驗劇場推出的《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首演時獲得觀眾廣大迴響,成為當年度台灣劇場界的指標性作品之一。

 

2019TFIA將帶著此作重返,從實驗劇場登上國家戲劇院舞台,搬上大舞台的版本讓觀眾都相當期待,對導演許哲彬而言,一個演出只要換了場地,它就會是一個不一樣的演出,因為「空間」是劇場最核心的創作元素,所以勢必會改變走位、燈光、節奏、表演能量等等,這將會是一個全新的作品。

 

《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3月1至3日於國家戲劇院演出,票券現於兩廳院售票網熱賣中,趕緊買票去!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