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髮型設計師小夯:「人生並沒有所謂的失敗,很多事情都只是一

 

「在職場上,髮型設計師就是在賣快樂,而顧客則是花錢來買快樂,想要把自己身上的穢氣都處理掉。我們需要有快樂的來源,才會有本錢去賣。而當我發現自己生活上沒有了快樂了之後,我就要回到初衷去買。」

 

小夯的美髮作品_囚鳥(下圖):「華麗裝飾之下,有誰看的出?即便眼神空洞,但是在這個世界上,還是必須要裝出很堅強的樣子。」

 

    

 

樂觀健談的小夯,是一位在美髮業界服務30年的工作者,從15歲踏開始便踏入了這個行業,在短短的兩年間從學徒升為設計師,中間曾因為當兵暫時中斷,爾後便從22歲退伍一直到現在都還是在美髮界工作。他認為人生應該要有所變化,過去每天都是一個賺錢的機器人,然而重回學生身分後,最開心的是「體會到自己需求是值得被重視的」

 

「我就不會讀書啊,但又不是壞小孩。而且因為不會修車,所以才選擇一個比較文的工作。」雖然三十年前小夯因為不擅長讀書才選擇進入美髮業,然而經過三十年後,小夯決定再次重回學校,希望突破在職場上停滯不前的狀況。

 

「人生並沒有所謂的失敗,很多事情都只是一種選擇。」

 

小夯過去總是遵照長輩們的想法完成人生,雖然看似一路順遂,但過程中總感覺到不快樂,甚至影響到自己的行為舉止。三年前看著自己經營的髮廊店因為經營不善倒閉時,他意外體悟到:「過去所認為的成功,現在看來都不是自己想要的目標,尤其是當倒了一家店時,反而更認識了自己。」小夯悠悠然地說。

 

對小夯來說,雖然因為經營不善導致虧錢,然而也因為如此,才讓他更了解自己心中的渴望,當覺察到自己內心真正所嚮時,才敢擺脫那個總是努力成為別人眼中期待角色的人。

 

在面對困境時,若有人在身旁給予撫慰,總是會感到特別溫暖。

 

 

 

小夯平常的興趣是玩手遊、游泳和社交。游泳時特別喜歡蛙式,一部分是因為只會蛙式,另一部份則是很享受被冰涼的水包覆全身的感覺。此外,因為小夯的個性喜歡逗大家開心,所以愛好在工作之餘與朋友聚會,對他來說,每當將心情不好的緣由和朋友分享後,就會感覺到舒坦許多。不過,小夯也提到他會利用時間,好好地和自己相處,例如當晚上沒有聚會時,他會好好的洗一個熱水澡、整理房間、聽音樂耍廢等。

 

無助的鵪鶉,只能靜靜地聽人差遣

 

當下自己就像是一隻鵪鶉一樣,只能頭低低的聽著阿姨說,儘管知道他在關心你,但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自己的身分和別人不一樣。

 

 

 

回想起感染的那一日,小夯的腦海裡還存著清楚的畫面。當時正在上班的小夯接到了衛生所的來電,告知自己感染了愛滋病毒,希望可以盡快回診檢查。小夯形容接到電話的當下,很像八點檔的劇情,即便心中感到非常的沉重,但還是得撐著招待完客人。過了幾天,小夯回到衛生所檢查,因為不太了解愛滋病,所以只能默默地接受衛生所阿姨帶點權威式的關心。當下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隻鵪鶉一樣,只能頭低低接受所有的外來資訊。那一陣子總是覺得似乎有個罩子把自己罩住,小夯告訴自己最終只有兩種選擇,一個就是把它撐破、另一個就是一直躲在裡面。而他選擇了勇於面對,因此積極的參與帕斯堤的聚會。小夯說:「老天爺在這個時間點,給了我另一個特殊的身分,那就會有更大的使命,我要利用這個新的身分去接觸更多的事情。」

 

我們看到的平常的世界,後面還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人事物,這些是因為帕斯堤的身分,才有機會看見。

 

雌雄鮟鱇魚交配影片

 

 

 

 

 

小夯用雌雄鮟鱇魚的互動來形容愛滋病毒和自己的關係。雌性鮟鱇魚身上會有一個類似燈籠的構造,體性比雄性大好幾倍。當雄性的鮟鱇魚遇到喜歡的對象時,會咬破自己身體上的組織,試著靠近雌性鮟鱇魚,讓自己和她共生。最後雄性鮟鱇魚會為了成為孩子的養分慢慢的被雌性鮟鱇魚吸收。「愛滋病毒就像是雄性鮟鱇魚,我則是那個雌性鮟鱇魚。」小夯說,這樣的關係,就如同自己這幾年來和愛滋病共存的生活一般。

 

當最後聊到參與計畫的動機時,小夯提到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命故事,雖然同為愛滋感染者(帕斯堤),然而每個人感染病毒的方式不同,在疾病適應上也有所差異,當自己在參加計劃時看見不同的生命故事時,似乎就在互動中有所成長——因為理解,而更加認識,進而成長。小夯似乎透露出,期待藉由這次的計畫讓自己有所成長、改變。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