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年愛滋感染者Tony的超展開事業與愛情|露德協會

 

Tony提及獄友們在監獄中因為比較少機會接觸到五花十色的影音,反而有可以靜下心來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機會。與獄友五年多的書信往來,很像朋友之間的互動,互相分享心事,互相陪伴彼此。通常在信件內,Tony會將最近發生有趣的事情與獄友們分享,獄友們也會回饋自己最近在忙的事情,以及遭遇到不愉快的事情。

 

剛得知感染時,總以鴕鳥心態面對疾病

 

25歲剛得知感染的時候,遇上了露德的工作人員光哥、小高和羅一鈞醫師,他們是幫助我走出低潮期的關鍵。走過這個階段後,才覺得人生就是這樣,應該要學習面對眼前的苦難。30歲時,因為免疫力太低,醫師與個管師都建議開始服用抗病毒藥。

 

「服藥的初期挺擔心會有副作用,所以我並不想吃藥;後來實在是因為愛漂亮,擔心外貌因為感染而受到影響,所以才開始服藥。」

 

後來,Tony在服藥過程中也經歷過頭暈、心情低落、腹瀉等副作用,也因此主動跟醫師換藥了好幾次,最後遵從羅醫師的建議服用一天一顆的抗病毒藥物,至今的服藥狀況都蠻穩定的。

 

期待能邊享受工作,邊幫助他人-朝向照服員前進

 

因為奶奶長期臥病在床,所以想進一步了解看護照顧的事情,加上本身又是愛滋感染者,覺得有一天會有專責照顧愛滋感染者的照護機構,到時候照顧員的身分就會派上用場。

 

在考量個人的經濟能力和所需投入的時間成本後,Tony決定參加照服員的培訓課程,並努力考取證照,轉職成為一名照顧服務員。雖然Tony在照顧奶奶時,理解照顧服務員需要具備跨世代溝通的能力,以及足夠的體力、細心和耐心;然而他也得知愛滋感染者的身分,對照顧者與被照顧者雙方來說,都是一種污名的標籤。Tony在服務照顧員入職時的體檢項目中發現有HIV的檢測項目,因此主動請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協助處理,此外他也看見很多照護機構因為排斥愛滋感染者,所以會對愛滋感染者收取較高的看護費用。儘管他們知道,擔任愛滋感染者的照顧服務員,與擔任非愛滋感染者的照顧服務員沒什麼兩樣!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