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媽咪 讓女性愛滋感染被關注

 

 

【記者陳采妮、呂宗祐、王淯意/台中市報導】安妮媽咪在懷孕期間被驗出為愛滋感染者,並發現是被在外「尋歡」的丈夫感染,得不到婆家的幫助,加上社會對愛滋病不了解而對感染者產生不少歧視。安妮媽咪透過自己的力量,尋求到民間團體—露德協會的幫助,獲得許多愛滋正確知識及關愛,也因此,投入了愛滋社群,加入露德協會籌辦的「週三聊天室」,以「母親」的角度陪伴、傾聽更多得不到理解與支持的愛滋感染者們。

 

無辜受害的我 卻讓人敬而遠之  

 

二〇〇〇年,懷有身孕的安妮媽咪因為身體狀況一直不好,所以在產檢護士的建議下進行的婦女愛滋篩檢,一驗之下,篩檢結果竟然呈現「陽性」。平時生活單純、正常的安妮媽咪想不明白自己為何染病,在詢問過丈夫後,才發現他曾「到外尋歡」,因此將病毒感染給自己。

 

「孩子兩個多月的時候我就決定做人工流產,但是當時沒有醫院敢幫愛滋婦女做手術,一拖再拖⋯⋯」安妮媽咪回憶,在懷孕期間得知自己為愛滋感染者後,考慮到孩子生下來必須面對社會對「愛滋」的誤解與異樣眼光,她決定進行人工流產,不過,當時社會對愛滋病避之唯恐不及,人工流產手術最終也沒做成。

 

安妮媽咪一邊「背負」著愛滋感染者的身份,一邊擔心著腹中胎兒的健康,選擇默默接受一切的同時,得到的卻是婆家認為:「這一切是妳的問題,沒有滿足到丈夫需求,他才會到外尋歡」的回應。

 

半年之後,安妮媽咪順利誕下女兒,因為擔心女兒體內有殘餘的愛滋病毒,安妮媽咪竭盡所能的付出關愛,每日替女兒餵食抗病毒藥物,所幸,在一年的追蹤檢查下,篩檢結果呈現「陰性」,女兒並沒有感染到愛滋病毒。

 

扮演女性角色又處在「愛滋」污名化的社會,讓安妮媽咪受到許多不公平對待,當時她主動向民間團體「露德之家」(台灣露得協會的前身)尋求協助,詢問了愛滋婦女在生育時如何照顧寶寶。在愛滋社群的相互扶持中,安妮媽咪隨後也加入了協會開辦的「週三聊天室」。

 

「當時感染愛滋的年齡層都有下降趨勢,有些小朋友被家裡發現為感染者後,就被趕出家裡,獨自生活、自給自足。」安妮媽咪媽說,在與協會志工聊到年輕愛滋感染者的處境後,她決定投入聊天室行列,一同陪伴這些孩子。而會被稱為「媽咪」,就是因為在聊天室裡,扮演如同「母親」的角色,關心他們身體、談心,因此得此稱呼。

 

 

愛滋女性應該被諒解

 

台灣露德協會前身為仁愛修女會附設露德之家,原為一育幼院,協會副秘書長古佳蓓說,一九九七年,有鑒於台灣沒人在做愛滋感染者服務,因此改開辦「感染者婦幼中途之家」,以婦幼為服務對象,但是,台灣的愛滋感染者以男男性行為為主,感染者婦幼中途之家開了,沒有服務對象,加上修女們缺乏服務男性的經驗。後來,才派了謝菊英修女去英國學習如何照顧愛滋感染者,將男性也納入服務對象,而後露德協會的宗旨是,不分男性、女性、跨性別、無性別的感染者,都予以服務。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