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愛滋感染者Molly:困境裡的每次轉變,都代表著一種祝福

 

剛得知感染愛滋時,曾經想過一了百了,離開人世。應該是對愛滋不夠了解,所以覺得感染後就會馬上死掉,就算順利控制病情,未來還是會有許多擔憂,像是會有人願意跟我交往?我還能跟大家自在的相處?除了生活上的擔憂,治療時我也有各種懷疑「這顆藥真的能救我嗎?」「這個醫生真的能幫助我嗎?」「我是否該把孩子生下來…」

 

在決定要不要把小孩生下來時,不僅體內的愛滋病毒量是3000 (copies/mL),連同治療過程中也出現了抗藥性。雖然經過與醫生討論後,決定換一顆新藥,但卻也無法保證這顆藥能控制我體內的病毒。

 

“我就在每天提興吊膽的情況下,一天度過一天,每天都擔心自己會把HIV傳染給我的小孩”

 

靠著信仰和朋友的陪伴,最終我決定把孩子生下來。如果生活中沒有信仰、沒有朋友的陪伴,我應該不會走到現在。朋友常跟我說「既然你都做了決定,雖然不知道結果是好是壞,但我們會一直都陪著你,一直都在。」有了信仰、親友,以及醫療團隊的協助,體內的愛滋病毒順利受到控制而且也低到測不到了,讓我更有信心可以生出健康的孩子。

 

“不過說的容易做的難,懷孕時我還是會擔心,如果生下不健康的孩子,我一定會很自責”

 

孩子出生後,為了得知是否感染愛滋病,總共需要經過三次抽血檢驗。每次看到孩子被抽血,我都好痛、好緊張。儘管現在無法說出那種感覺,但想到當時的畫面還是會很想哭。

 

從確診感染愛滋到現在,已經過了兩三年。我知道雖然愛滋病是一種不可治癒的疾病,但只要穩定服用藥物,就不會影響到身邊的人。我意識到生活中的擔心大多來自莫名的標籤,所以學習開始放寬心,開始好好生活、吃藥,照顧自己。因為只要做到這幾件事情,我就跟一般人一樣,能看著孩子健康長大。會想這兩年的改變,不管是生活還是心理上的調適,每一次的轉變都代表著一種祝福。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