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通過後,台灣就會變愛滋島?」——破除滿天飛的愛滋謠言

製作|設計: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愛滋權促會|開合跳工作室

最近有太多關於愛滋的謠言,讓我們來告訴你真相究竟是什麼。

以下這些流言/謠言,你是不是也聽過呢?

男同志感染愛滋比例較高?

同志婚姻通過,會造成愛滋人數激增?

愛滋醫療費用會拖垮健保?

同志婚姻通過,會有很多外國同志感染者,為了取得台灣的健保資源,而與台灣男同志結婚?

愛滋是青少年的十大死因之一,同婚通過後會有更多青少年得到愛滋?

之前在網路上不斷以錯誤愛滋知識來扭曲同性婚姻的訊息,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與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合作產出了懶人包,請大家廣為分享流傳喔!

20170112_熱線愛滋懶人包_少字版本-02

Photo Credit: 開合跳工作室

Q:男同志感染愛滋比例較高?

在不同地區,愛滋感染者的族群分佈比例並不相同。台灣目前以男男間不安全性行為感染的通報人數較高,但整個亞太地區和中西非地區則以異性戀感染者佔多數。不管是同性戀或異性戀哪個感染比例比較高,都不該成為指責與批判的目標。重點應該是投注更多資源在愛滋教育。

被社會排斥、校園裡缺乏同性安全性行為教育,正是導致台灣男同志感染愛滋的社會結構性因素。我們應該做的是改變社會因素,而非歸因個人。只強調男同性戀感染愛滋比例較高,反而造成許多異性戀男女因此疏忽,以為自己不會被感染、甚至以為自己不可能被伴侶感染,造成診斷跟治療的延誤。

因此,我們應該要教育的是:「任何人都有可能感染愛滋,正確的健康教育應該要不分族群、及早開始。」

★參考資料: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UNAIDS)的國際愛滋統計資料

★延伸閱讀:疾管署官方新聞稿-疾管署鄭重澄清,愛滋感染無性向之分,惟有正確認知才能有效預防

20170112_熱線愛滋懶人包_少字版本-03

Photo Credit: 開合跳工作室

Q:同志婚姻通過,會造成愛滋人數激增?

愛滋的主要傳染途徑不是婚姻,而是不安全的性行為。此外,感染者如果穩定服藥控制病毒量,傳染病毒給對方的機率趨近於零。

目前無論是同性或異性伴侶,都有感染者與非感染者交往的例子,只要進行安全性行為、感染者穩定服藥控制,都可以發生親密關係而不會傳染,不會有增加愛滋人口的問題。

 

 

 

 

Q:愛滋醫療費用會拖垮健保?

首先,目前愛滋醫療費用不是由健保支出,2017年2月後,才開始有部分感染者回歸健保。而根據健保署統計,2015年健保醫療總成本將近5,500億,其中醫療費用最高者為慢性腎衰竭(469億)。

與其他疾病相比較,愛滋整體藥費並不高,即便愛滋醫療費用全部由健保支出(一年36億元),根本不足以拖垮健保。並且,愛滋感染者在醫藥支持下,可以持續工作繳稅,並非沒有勞動生產力,只仰賴國家醫療;感染者是有能力共同支撐社會經濟的公民之一。

我們在這段問答中,所提到的其他疾病數據,只是為了提供閱讀者參考,無意影射醫療浪費或指責任何疾病患者高度使用健保,請各位理解體諒。

 

 

 

Q:同志婚姻通過,會有很多外國同志感染者,為了取得台灣的健保資源,而與台灣男同志結婚?

跨國婚姻有許多的法律規定與限制,難度是比較高的。要離開原本生活的故鄉到另一個國家生活甚至結婚,需要付出相當的代價或成本。因此,即便各個國家都有提供愛滋藥物給付的相關政策,但這並不足以成為吸引外國人前往該國通婚的誘因。

世界上提供免費愛滋藥物的國家並不少,像加拿大、英國都有提供愛滋藥物,也都通過同志婚姻,但都沒有發生外國人為了治療愛滋而前往該國通婚的情況。當跨國伴侶克服許多的困難而結婚,在台灣生活、定居,工作、消費、繳稅、付健保費等,盡法律規範的責任與義務,他們本來就是健保制度應該予以保障的族群。

 

 

 

Q:愛滋是青少年的十大死因之一,同婚通過後會有更多青少年得到愛滋?

愛滋的主要傳染途徑不是婚姻,而是不安全的性行為。

之前傳得沸沸揚揚的「愛滋成為青少年十大死因」,是2012年的統計,當年15-24歲因愛滋死亡的人數為7人,占當年死亡人數的0.5%。前三大死因為事故傷害618人(46%)、自殺195人(15%)、惡性腫瘤156人(12%)。2013年之後,愛滋再也沒有出現在這年齡層的十大死因。

要幫助青少年免於愛滋的威脅,別無他法,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貫徹校園愛滋教育。

 

★參考資料:衛福部統計2012年國人主要死因

傳遞愛滋的正確資訊,破除不必要的恐懼

全世界愛滋感染者以異性戀族群人數較多,最主要的因素是醫療不普及與貧窮。無論感染族群分佈比例如何,都不該成為指責與批判的目標。

愛滋是透過帶有高病毒量的體液(血液、精液、前列腺液、陰道分泌物、母乳)接觸傷口或黏膜才會感染的疾病,與感染者日常相處都不會感染愛滋。

 

 

打破謠言及污名化,避免愛滋防治的危害

有心人士利用社會仍普遍存在對愛滋病的恐懼與排斥,以及對(男)同志族群的社會汙名,來反對婚姻平權或者同志族群,但他們其實根本不關心愛滋防治。

這樣的言論與做法強化了社會對愛滋的汙名與排斥,反而對台灣的愛滋防治造成更大的危害。如果我們不導正這樣的言論,未來台灣在愛滋防治上只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