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消除愛滋歧視 醫界是否想太少

陳伯杰/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理事、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防治中心管理師日前報導疾管署擬修正「愛滋感染者權益保障辦法」,希望未來僅開放全台六十五家愛滋指定醫事機構有權限看到愛滋醫療用藥資訊。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發表聲明表示,醫療沒有歧視,不該因為少數個案,因噎廢食影響健全的醫療資訊管道,擔心限縮權限,會影響醫療人員執業安全以及造成防疫漏洞。雲端藥歷的推動,主要目的是為避免藥物重複使用,或是藥物交互作用的問題,從來都不是為了防疫需求或是院內感染控制。為維護醫療人員執業安全,應該是積極地要主管機關負責監督管理之責,落實《職業安全衛生法》,而非消極地覺得藥歷可以達到此效果。另雲端藥歷最主要的訴求是為了避免慢性病患者,特別是老年人藥物重複使用,或是藥物交互作用的問題,現今愛滋病雖已被視為慢性傳染疾病,但患者以青壯年人口為大眾,本來就不是規畫時的目標族群。為了感染者老化與生活品質的提升為現今世界愛滋防治與照護的重要議題,是故在雲端藥歷推行的開始,許多相關專業人員期待透過雲端藥歷能提升感染者的照護品質,如:心血管疾病等等。可惜推行之後,出現了些狀況,不得不思考現階段是否仍適合全面開放。秉持互信的精神,醫療沒有歧視,病患相信醫療人員。可惜開放近三年來,拒診事件時有所聞。調查發現有41.6%愛滋感染者近2年,曾因愛滋或雲端藥歷系統關係減少就醫次數。當政策對於民眾就醫產生了意料外的影響時,我們應該停下來思考,這些全聯會認為因為拒診而該被懲處的醫事人員,是否也是體制下的受害者,背負了歧視的罪名。歧視最簡單的定義是差別待遇,歧視的人通常都不會覺得自己的行為是歧視。懲罰無助於改善歧視問題,當一個社會願意承認自己有歧視的問題,這個歧視的問題才有機會被修正。限縮藥歷的開放範圍不會對公共衛生造成威脅,甚至目前世界各國紛紛宣布,愛滋病已不再對公共衛生構成威脅。良好的醫療服務建基於充分的資訊透明上,但再好的服務,若不能讓使用者安心主動進入服務內也是枉然,適時地因應現況對全體來說都是負責的做法。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