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P是救命還是害命?反毒陣是真懂還是假專業?

前陣子,高醫登在高捷上的廣告引起爭議,在家長團體的抗議下,高雄捷運局也撤下該幅廣告。約莫同時,由反同團體成立的「滿天星素人連線」,現更名為「反毒陣(滿天星反毒陣線)」的粉絲團發文提問:

 

大家只看到LP人,卻沒有看到PrEP,到底PrEP是救命還是害命?

 

喔喔,既然有人問,那OL就來解答,到底PrEP是什麼?救命還是害命?在此之前,我們不得不要稱讚一下這個粉專,居然這麼認真的詳讀了這個藥物的仿單,讀仿單真的是苦差事兼專業活,反毒陣很有耐心,不過缺了點專業造成解讀上有些出入。讓我們先來解說一下。

 

首先第一個要說明的是:什麼是仿單?仿單就是藥品的使用說明書,一份合格合法負責任的仿單,應該要說明這個藥物在臨床試驗中所觀察到的所有狀況,這些狀況會分成以下幾種不同面向來詳述:

 

 

世界各國對仿單的要求都是:只要臨床試驗中有發生過的副作用,都必須要完整揭露出來,如果有特別嚴重可能致死的副作用,必須有顯著的警告標示。藥物的仿單都必須經過世界各國藥物管理機構(比如說大家常聽到的FDA)許可,如果仿單中寫的內容與臨床試驗的報告不相符,管理機構會要求藥廠修改,不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喔。

 

在我們知道仿單是甚麼後,再來比對反毒陣的指控:「這麼多副作用,到底是救命還是害命?」,以及「已有報告顯示,感染HBV (慢性B型肝炎)和HIV-1的患者,中斷使用PrEP,會出現B型肝炎重度急性惡化!意思是服用PrEP,必須終身服用,否則,用了PrEP就是要這些人的命!」究竟,這些說法是有其根據?還是反毒陣另一次的假專業呢?

 

 

先要說明的是,舒發泰這個藥物在B型肝炎重度急性惡化的副作用是:舒發泰的成分在抑制HIV病毒複製的同時也可以抑制B型肝炎病毒複製,在臨床上如果病人同時感染了HIV病毒和B型肝炎病毒,那麼通常會使用舒發泰來治療,這樣可以同時控制兩種病毒。但是萬一因為某些特別的因素,使病人不能再使用舒發泰這個藥物了,那麼醫生就要特別密切注意B肝病毒是不是否有復發的現象,因為過去的臨床研究報告中有發現在B肝病毒復發時肝衰竭的案例。眼尖的觀眾可能已經發現:「這說的是同時感染HIV和B肝病毒呀,那沒有感染HIV的人呢?」

 

叮咚!你問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也就是:「PrEP是什麼?」寫了八百多個字,終於要開始解釋一開始的問題啦!PrEP是愛滋病毒暴露前預防性投藥,好我知道這個名詞太長了,翻譯成白話文就是「預防感染HIV病毒的藥物」。也就是說,PrEP是一個新的愛滋預防策略,預防策略中所服用的藥物只能給還沒有感染HIV的人吃喔!就完整的解釋來說,PrEP也不是只有吃藥這件事,它是一個完整的預防措施,裡面包含了篩檢、風險評估、使用者身體狀態評估、規則服藥、定期追蹤HIV及性病等流程。從2007年起,世界各地開始各項關於PrEP的臨床試驗,依照使用者服藥順從性的程度(也就是你有沒有好好吃藥)可以看出吃藥越照規矩來的,預防HIV的效果越好,因此會看到在預防效果上有44%~90%的差異。那麼完整的預防流程是什麼呢?參考美國CDC網站的資料,愛滋小天使做了一張PrEP流程圖如下:

 

 

 

看到這裡大家應該對PrEP有一點概念了,PrEP就是一種新的HIV預防方式,當一個人因為任何一種因素無法對伴侶說不,也無法自行或是請伴侶戴上保險套時,PrEP至少是一項新的選擇(儘管它有點貴……),對於預防疾病,多一種武器就是多保護了一群人!

 

了解了PrEP是什麼以後,OL在這邊也提供一些訊息給想要進一步諮詢的朋友。目前疾病管制署針對有需求的民眾提供了部分補助的PrEP試辦計畫,這次為了宣導而在高捷刊登廣告的高醫便是其中的承辦醫院,全台灣提供試辦計畫的醫院共有台北榮總、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成大醫院、高醫附醫和高雄榮總;這五間醫院的感染科都可以諮詢到試辦計畫的相關訊息,如果大家對於自己平常的性行為有疑問,或是想要對自己的性生活安全獲得多一層保障,都可以到這些試辦醫院進行諮詢。

 

回到這篇文章開始的問題:為什麼反毒陣會覺得這是害命的藥物呢,嗯,經過OL詳細的比對,反毒陣的朋友應該是搞錯了一件事:你們拿錯仿單啦!大家可以Google一下最新版本的舒發泰仿單,可以看到第一頁的部分如下,並不是反毒陣所貼出的舊版仿單喔!(當然我相信這只是不熟悉醫療專業造成的小失誤,畢竟反毒陣的朋友也是憂國憂民,應該不會刻意誤導大家啦):

 

 

有了正確仿單的資訊,讓我們正式釐清反毒陣所在意的問題:PrEP的副作用是否真的致命?是否真的需要終身服用否則就會要命?一個很簡單的答案:如果你沒有感染B型肝炎病毒,不用擔心,停止PrEP不會有副作用;即使你已經感染B型肝炎病毒,如果在使用過PrEP後要停止服藥,那麼追蹤三到六個月的肝功能指數即可。這告訴我們一件很重要的事,如果對仿單中的內容有問題,請諮詢專業醫藥人員,不要任意腦補。我們相信反毒陣的朋友都是希望國家和社會群眾的健康更好,但我們更希望作為一個倡議團體,在提出任何意見與資訊時,都應該有嚴謹的事實查證,反智與理盲的誤解是不能為大眾健康帶來任何幫助的。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