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漠南非洲愛滋患者死亡數高 無國界醫生籲全球關注

在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Doctors Without Borders/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簡稱MSF)醫院內,有50%本身已接受治療的愛滋病患者出現了治療失敗的臨床現象。對此,無國界醫生呼籲,在這個抗病毒藥物已出現的世代,全球都應繼續提高對預防及治療愛滋病的關注。

無國界醫生指出,在漠南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感染和死於愛滋病(註一)相關疾病的人數,繼續高得令人無法接受。這些人們目前仍被全球愛滋回應措施所遺漏,得不到愛滋預防治療及其所需的醫療照護。

無國界醫生發表的簡報文件《等待並非選項:預防及熬過愛滋病 》(註二)中強調,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幾內亞、肯亞及馬拉威由無國界醫生運作及支援的醫院裡,來到醫院求醫的愛滋病感染者當中,都已嚴重缺乏免疫力,死亡率介於30%至40%之間;而這些死亡個案裡幾乎有三分之一是在48小時內死亡。無國界醫生於25日在巴黎舉行國際愛滋協會(International AIDS Society,IAS)的科學研討會上,就有關數據作出簡報。

疾患及死亡的成因,歸咎於治療失敗或治療中斷,以及過晚接受診斷而導致延遲治療。這與21世紀初時不同,那時愛滋病治療方法仍很有限。但目前,在無國界醫生支援的轉診醫院裡,超過50%的愛滋病個案是本身已接受抗愛滋病毒治療,但當中有許多人已出現治療失敗的臨床徵兆。無國界醫生傳染病研究中心的流行病學家馬曼(David Maman)說︰「儘管抗愛滋病藥物已廣泛可及,但在發展中國家,晚期愛滋病感染者人數下降的情況卻不如預期。不同之處在於,醫院收治的愛滋病患者中,大部分都已獲診斷,且許多更已接受治療多年。在抗愛滋病毒治療已行之有年的肯亞霍馬灣(Homa-Bay),有半數住院的愛滋患者卻出現治療失敗的跡象。我們正強力推動要把這些病患轉移至第二線的抗愛滋病毒治療。」

在社區層級上,無國界醫生的人口調查也顯示,在非洲東部及南部的多個社區中,有一定比例的人們感染了愛滋病,卻沒有接受愛滋病檢測及治療。在馬拉威、肯亞及南非,約有10%感染愛滋病病毒(HIV)的人,發病成為愛滋病病人,其中有47%的人未曾接受過檢測和治療。無國界醫生愛滋病顧問范卡特森(Gilles van Cutsem )說︰「人們仍然很晚才接受診斷。我們需要新的方法,及早找出被遺漏的人,在他們病重才去醫院或從未接受照護而死在家中之前,就找到他們。污名化與資訊缺乏的現象仍盛,導致病患延誤治療,甚或完全沒接受檢測或治療。這顯示了在社區層級上進一步增加抗愛滋病毒治療的服務覆蓋範圍,且為接受治療多年的患者提供加強照護的需求。」

包括來自無國界醫生的臨床醫生們,已不斷加強呼籲各界關注非洲愛滋病遭忽視的問題,以及相關預防、治療方法的推展。世界衛生組織(WHO)近日提出其第一份針對低資源環境的愛滋治療指引。儘管這是正面向前的一步,無國界醫生呼籲應盡速執行這些指引,並且需有額外的方法對付潛在的抗藥性和治療失敗。

關鍵性的介入是預防及治療愛滋的當務之急,這包括快速推行「檢測與啟動治療」、判斷抗愛滋病毒治療啟動的CD4基準測試、定期的病毒量檢驗、照護現場的結核病檢測工具、改進對隱球菌性腦膜炎的治療、快速地將治療失敗或晚期病患轉用第二線抗愛滋病毒治療;還有為伺機性感染者,快速提供有效且易取得的治療。無國界醫生也呼籲,建立旨在針對預防、治療及支持愛滋病患者的照護模式,以及免費給患者提供專科住院照護。

無國界醫生亦擔心,若回應全球愛滋行動的資金持續停滯,恐將令情況雪上加霜。在美國,政府對全球對抗愛滋結核瘧疾基金會(the Global Fund)及總統愛滋病緊急救援計畫(PEPFAR)的注資,預期在2018年將各被砍17%及11%,這將使許多國家獲得的援助基金進一步緊縮。援助資金縮水的同時,維持對抗愛滋治療的資金需求並未減少,這將危及社區對愛滋病的回應能力──包括針對性地進行檢測,以及改善照護知識及病人對治療方法的依從性,而醫護人員、化驗室及診斷服務等必要投資也將受影響。

無國界醫生健康政策顧問菲利浦斯(Mit Philips)說︰「每一位愛滋病患,都是對及時獲得檢測與治療,以及維持其持續不間斷的抗病毒治療這些挑戰的駭人見證。在全球對抗愛滋病的政治決心和資金都消減的現況下,不單會令歷來對抗愛滋病毒的廣泛努力隨時逆轉,來到醫院的愛滋病病人獲得緩解的希望也將一併被奪去。」

無國界醫生目前於19個國家,技援超過230,000名愛滋病病毒感染者接受抗病毒治療,並致力於提供免費且具品質的照護,包括測試及治療、改善治療依從性的支援,以及因應需要而設計的照護模式。

無國界醫生在漠南非洲直接提供或以支援方式,協助四所醫院提供以醫院為基礎的免費愛滋病治療服務。在霍馬灣區醫院(有200張病床)以及肯亞其他的轉診健康中心,無國界醫生支援並訓練醫療人員,同時提供醫療設備、化驗室及藥品,以增進對抗伺機性感染。在馬拉威的恩桑傑區醫院(有200張病床),無國界醫生亦正訓練該院醫療人員改進對愛滋病患的診斷及臨床管理方式,同時並增進化驗室、藥事支援及醫治伺機性感染的藥物補給。

無國界醫生分別在幾內亞首都柯那克里的東卡醫院(有31張病床)和剛果民主共和國首府金夏沙的卡賓達醫院(有42張病床),各設有一個愛滋病專門護理小組,並在金夏沙支援博杜安國王醫院。這些醫療院所與周邊的健康中心共同合作,改善病患轉診服務,並協助人員訓練,以改進愛滋病患照護的總體品質。在所有的愛滋病項目中,無國界醫生團隊正發展並實踐為愛滋病患所設的診斷及治療方案,同時亦致力改進照護知識及為病人對治療的依從性提供支援。

(註一)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愛滋病)的定義是CD4細胞數量低於200,或是世界衛生組織臨床定義第三或第四期。

 

(註二)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晚期,即是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AIDS,愛滋病)。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