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月刊】棄百萬年薪 助愛滋孤兒 杜聰:做慈善不只是給錢

 

數十年前,中國燃起一場「愛滋大火」,農民為了數十元營養費,多次捐血而染上愛滋病死亡,遺下飽受歧視及貧窮折磨的孤兒。原本是投資銀行家、有「華爾街金童」之稱的杜聰,一次偶然機會目睹浩劫,一幕幕悲慘影像從此烙印腦海,最終放棄高薪厚職全身投入公益。經過二十多年,他仍舊說着這句話:「我要立即救火,已經等唔切」。--本刊記者鄭雲風

 

杜聰是土生土長香港人,14歲跟隨家人移民至舊金山,曾於金融界打滾十多年,是別人眼中的金融才俊。哈佛大學碩士畢業後加入投行,不足30歲已成為UBS聯席董事、法國一間銀行副總裁,入職首年已有能力於紐約「上車」,有「華爾街金童」的美譽。

 

當時,這位「撈得風生水起」、幾百萬年薪的人生贏家,按「劇本」理應繼續在上流社會打滾,與農村愛滋孤兒似乎天各一方,可是命運卻悄然將他們連在一起。

 

初次見識到愛滋病的「威力」,是在美國求學階段,連他的高中老師也是死於愛滋病,深切體會到這場「20世紀黑死病」帶來的社會問題,因此一直默默關注。

 

九十年代末,UBS派駐他到香港工作,需要不時來回內地。某次出席愛滋遺孤問題會議,遇上感染愛滋病的農村父子,不禁好奇想,在偏僻的村莊沒有紅燈區、毒品,怎會染上此病?

 

再三查問,他才得知賣血是元兇。後來,杜聰走訪不同的愛滋村,目擊麥田上連綿不斷的土丘,埋葬一具又一具染上愛滋病的遺體;三代同堂的家庭,父母或因愛滋病死亡,或行將就木,留下八旬祖母和孫兒;有母親熱切地拉着他的手,哀慟地說:「救救孩子」。

 

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他再也放不下這群孤雛。31歲那年,杜聰成立智行基金會,一邊於銀行工作,一邊做慈善公益,後來更決定「裸辭」,至今仍是不收分文薪酬,依靠投行賺到的「老本」為生。

 

為了保障受助人私隱,他拒絕公開捐款去向、資助名單等,單靠一個「信」字,因此開初籌款工作篳路藍縷,靠自己儲蓄苦苦支撐。

 

曾有不少傳媒及朋友問,如果繼續在報酬高的金融界工作,用賺到的錢資助基金會不是更好嗎?他卻深深體會到,這班愛滋孤兒缺乏的不單是金錢,而是面對貧窮、疾病、歧視三重打擊。他很難找到有人願意親自到愛滋村,只能親身上陣,「如果我是做part time,不是全身心做,我一世都不會安樂」。

 

原文請閱10月份《信報財經月刊》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