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廣角鏡】基因撰寫的醫學應用展望

 

日前,美國的各大新聞媒體都報導了中國大陸科學家賀建奎在中國被判刑三年,並且罰鍰四十幾萬。對廣大的美國社會而言,這個新聞是對令人震驚的科技事件,做了暫時的交代。

 

賀建奎的邏輯與動機禁不住科學質疑

 

2018年底,中國大陸科學家賀建奎宣告他所完成的震驚全世界、也震怒全球科學界的基因改造嬰兒。賀建奎引為自豪的科學研究可以簡述如下:

 

1. 使用CRISPR-Cas9 基因撰寫工具(gene editing),賀建奎在實驗室裡將試管受精的胚胎(受精卵剛開使分裂成一小團細胞體)改變CCR5基因,之後將兩個基因撰寫成功的胚胎植入子宮,經過一般的懷孕過程後,媽媽產下一對據說是健康的雙胞胎女嬰。

 

2. CCR5基因所譯製的蛋白質是 HIV(愛滋病毒)感染進駐T細胞的最主要的受體管道(receptor),因此CCR5基因突變可能保護人體、避免HIV感染。

 

3. 賀建奎解釋他「製造」基因改造的動機是因為女嬰的爸爸有HIV感染,因此撰改CCR5 基因來保護他的孩子不受HIV感染。

 

賀建奎的邏輯與動機乍看之下似乎是合理高尚的,卻是絲毫禁不住科學質疑的。首先,一般而言,母親可能經由胎盤或哺乳流傳給子女感染性疾病-稱為垂直傳染,例如B形肝炎病毒及HIV病毒都可能這樣傳染,但是父親將病毒傳染給子女則無異於一般的途徑,因血液體液污染傳播。如果雙胞胎女嬰的爸爸擔心將HIV病毒傳染給他的子女,只要他日常小心防範血液體液污染機會就很足以避免感染,何必要冒著危險做基因改造嬰兒?

 

另一個賀建奎很難自圓其說的事實是HIV不再是不治的疾病;就算是雙胞胎女嬰真的感染了HIV,藥物有效控制的機會幾乎是必然的。32歲的賀建奎的勉強說辭說是愛滋病在中國是遭受異樣眼光或羞辱的疾病,因此,即使遭到全球科學界的批評與質疑,賀建奎說他為自己成功地製造基因改造嬰兒、讓他們免於感染HIV,感到無上的驕傲。

 

 

基因改寫製造嬰兒太違反自然了

 

這個基因改造嬰兒事件所引發的問題,其實是非常複雜的。從科學的層面而言,賀建奎的科學動機不僅是站不住腳,更製造了許多未知的風險。人體細胞失去CCR5 蛋白質的長期後果是未知的;有些學者認為雙胞胎女嬰可能很容易感染流行感冒病毒及西奈羅河病毒(West Nile virus)。CRISPR-Cas9基因撰寫工具的構造包括科學家特別設計能辨識標靶基因的部分基因序,以及像剪刀般的Cas9裁掉不要的基因段。目前CRISPR-Cas9並非100%的精準,因此,有所謂「on target」(剪對)標靶基因,以及「off target」(誤裁)其他基因的擔憂。

 

如果我們暫時撇開科學討論,一般人對基因改寫所製造的嬰兒直覺反應是,這樣的做法是太過於違反自然了。自工業革命以來,隨著科學急速地推進,人類文明被推上高峰,衣食無憂,生活便利。但是文明不全是有益的,甚至可能是會威脅到人類以及地球的存亡。這樣的例子垂手可及。塑膠的發明,帶來無數的生活上的便利;人類可說是一刻也離不開塑膠製品。這個很難分解的物質如今卻在污染地球,威脅海洋生物的生存。農牧業大量使用除草液、殺蟲劑、便宜飼料、荷爾蒙、抗生素,消費者享受豐富廉價的食物,卻開始意識到這些許多人為操縱的食物產品其實並不健康。特別是台灣這幾年層出不窮的食安新聞令人自然地反應「回歸田園、回歸自然」,吃自己種的沒有農藥的菜的風尚。除了食物的選擇,人們傾向於「自然」沒有太多加工的食品之外,選擇步行或騎單車取代開車,恢復使用紙袋取代塑膠袋,都是有良知的地球人對人類文明發展方向的省思、想要回歸自然的具體行動。

 

什麼是自然的醫療?什麼是不自然的醫療?

 

今年初,我值班時,照顧同事的一個末期的十二指腸癌的病人,因腫瘤出血造成嚴重貧血而住院。這位孱弱蒼白的病人除了三兩天就要輸一次血,也常常發生菌血症,因此總是出院不到幾天就又回到醫院。雖然她的癌症已經無藥可施,因為她對輸血的需求,居家安寧無法提供適合她的照顧。這次住院正逢農曆新年前兩週,這位華裔的病人很希望能在過年前回家。我跟她討論幾個可能減少出血的治療方案,以血管攝影嘗試找到並栓塞出血的血管或是採用放射線治療。她跟家人討論後決定不接受這些方案,選擇「natural death」自然死亡。在她的想法,血管栓塞或放射線治療是太多不必要的人為努力,是不自然的;但是輸血及使用抗生素則是可接受的、接近自然的醫療措施。

 

與張女士的這一席話令人莞爾,也讓我思考什麼是自然的醫療,什麼是不自然的醫療?基本上,依張女士的看法,多數醫療行為如手術、放射線治療、器官移植、試管嬰兒等等,都是不自然的。輸血醫學是在二十世紀才逐漸成熟安全,廣受接納的。我想像十七、八世紀的人可能覺得輸血是接近野蠻的、不自然的行為。即使直到今天,仍然有極少數的病人是拒絕輸血的,例如耶和華見證人(Jehovah witness )因宗教信仰理由不能接受輸血治療;也有人對輸血治療非常不安,因為太不自然了。但是,無可厚非的,這個不自然的醫療行為不知道救了多少人命!

 

基因撰寫科技將毀滅人類?

 

回到基因改寫的話題。這個技術以及其他的基因治療技術的醫學應用,是許多人引頸企望的科學突破。多少因為基因突變所造成的疾病,例如血友病以及台灣人不少見的地中海型貧血,許多兒科的罕見疾病,甚至阿茲海默癡呆症也都可能有朝一日藉著基因治療技術改善或治癒。將一個有缺陷、致病的基因改寫修正,或植入正常基因來治療疾病,是不太會招來質疑的科學研究與醫療目標。但是如果這樣的技術將來被推廣到改寫基因讓中國父母生出一個金髮碧眼白皮膚的娃娃,社會倫常能接受這樣的科學發展嗎?看看台灣大街小巷林立的醫美診所,這樣的預言一點也不危言聳聽。

 

賀建奎事件在中國大陸據說有兩派不同的意見。有人加入國際陣營指責他不負責任、違反醫療倫理的做法,也有人視他為民族英雄,以賀建奎跑在世界前端為傲,並且認為這個技術將協助中國大陸一胎化的家庭訂製父母心中的龍子龍女。但是最終中國大陸政府選擇站在國際輿論的一邊,對賀建奎判下重刑。

 

我擔心基因撰寫這個原本是改變人類命運的科技,會像塑膠一樣,在將人類文明推向高峰的同時,也推上毀滅之道。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