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彭斯出任抗疫隊長 被翻舊帳「祈禱」應對愛滋疫情

 

隨首宗未知感染源頭的個案出現,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即將正式登陸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委派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領軍抗疫。不過有人隨即翻舊帳,指彭斯出任印第安納州州長期間應對愛滋病疫情「慢半拍」,導致疫情擴散,質疑他無力勝任抗疫工作。

 

印第安納州爆發愛滋

 

2014年11月,印第安納州鄉村地區陸續有人感染愛滋病和丙型肝炎。由於當地一間計劃生育診所2013年已經關閉,沒有診所提供免費愛滋病檢測,間接導致斯科特縣(Scott County)的疫情迅速蔓延。

 

美國愛滋病研究基金會(Foundation for AIDS Research)公共政策總監米利特(Greg Millett)指,2004年至2013年斯科特縣平均每年新增5宗愛滋病個案,不過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11日兩個月內突然出現13宗新個案。

 

疫情爆發主要源於利用針筒向靜脈注射處方名為「Opana」的類鴉片藥物。當年最終有近200人證實感染,為印第安納州史上最大規模的爆發。米利特指,根據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研究,疫情引發的衛生開支達1億美元。

 

 

彭斯「慢半拍」引起「人禍」

 

時任州長彭斯最終決定推行交換針筒計劃,向藥物使用者提供乾淨的針筒,減少共用針筒的情況,阻止傳播愛滋病、丙型肝炎等疾病,成功制止疫情。

 

交換針筒計劃卻是彭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首肯。彭斯一直擔憂計劃會影響「禁毒政策」,亦對於向吸毒者提供乾淨的針筒存有疑慮。當疫情不斷擴散,彭斯仍然「十五十六」,甚至說要為是否批准計劃「禱告」,直到3月才正式批准計劃。

 

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新聞學教授思拉舍(Steven Thrasher)曾研究印第安納州的愛滋病疫情,認為彭斯的往績反映他會將宗教、欠缺科學和預算思維帶進公共衛生事務。他形容,在緊急情況下,上述思維並非應對有可能變為流行病的最安全做法。米利特也指,當時印第安納州衛生部門官員取得的數據反映有即時爆發疫情的危機,如果彭斯及時回應,爆發是「完全可以避免」。

 

 

 

遲來的「抗疫成功」

 

彭斯「成功爭取」交換針筒計劃後,州內愛滋病新增患者連年減少。由2016年的27宗,逐年下降至12宗和10宗,到2019年初步統計只得7宗。

 

疫情期間出任州衛生部立法總監的福克斯(Joey Fox)亦為彭斯辯護。他指,州政府在重災區奧斯汀(Austin)設立病毒檢測中心,同時容許市民登記醫療補助(Medicaid)開始接受愛滋病治療等。

 

 

最大德政:擴大醫療補助計劃

 

彭斯的公共衛生經驗可說是劣跡斑斑。除了愛滋病疫情之外,彭斯一如以往印第安納州州長,被批評醫療撥款不足。印第安納州大學愛滋病性病預防鄉村中心副總監勞倫斯(Carrie Ann Lawrence)形容,彭斯在印第安納州的公共衛生政策都是根據他的信仰或意識形態作決定,而非根據證據和數據。

 

一直反對墮胎的彭斯在2001年至2013年出任州議員期間,提出削減聯邦政府的計劃生育撥款。但諷刺的是,斯科特縣唯一提供免費愛滋病檢測的計劃生育診所正是因為缺乏營運資金而被迫關閉。

 

彭斯雖然並非一無是處,例如曾在共和黨反對下,按照《平價醫療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擴大醫療補助計劃,但大眾仍然對他有保留。不過米利特認為,彭斯邀請愛滋病專家伯克斯(Debbie Birx)加入抗疫小組是一大鼓勵,指伯克斯將招聚能夠作出有效回應的傳染病專家抗疫。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