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2例 劍橋大學教授:愛滋病毒可被根治

 

停藥已經30個月,他的體內只剩下愛滋病毒DNA的殘留痕跡,但「它們就像是病毒的化石,已經沒有搞頭」。他如何戰勝愛滋病毒?

 

人類在對抗病毒上又邁進了一大步,醫學期刊《刺胳針HIV》(The Lancet HIV)最新報告顯示,全球第2例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治癒患者,在經過一年後,成功未復發。

 

此前,所有媒體都以「倫敦病患」稱呼這名患者,而今他露面公布自己的身份,「我是卡斯蒂列霍(Adam Castillejo),我希望成為希望的使者」。

 

卡斯蒂列霍患有淋巴癌,在接受骨髓移植後,醫師宣布,卡斯蒂列霍所感染的愛滋病毒消失了。

 

《紐約時報》報導,骨髓捐贈身上攜帶一種得以阻擋HIV的基因突變,移植後本質上讓卡斯蒂列霍的免疫系統變成得以抵抗愛滋病毒。

 

這種治療方式儘管在卡斯蒂列霍身上成功了,但由於本意是要治療他的癌症,而且蘊含風險,並不適合作為治療愛滋病通用療法。

 

而全球第一例根除愛滋病毒的布朗(Timothy Brown),事實上也接受了類似的急性粒細胞性白血病治療。兩人都接受化療,但僅布朗接受放射療法。

 

卡斯蒂列霍醫療團隊表示,卡斯蒂列霍停藥已經30個月,骨髓移植已過了46個月,依然在緩解。

 

團隊也補充說,首度宣布治癒之後,團隊持續測試、追蹤,結果不但沒有在血液裡偵測到可重製的病毒,腦脊液、腸道、精子或淋巴結也都不存在病毒了。

 

團隊表示,特定細胞裡還有病毒DNA殘留,包含一些白血球細胞,但已無法再形成病毒。研究報告第一作者、劍橋大學教授古普塔(Ravindra Gupta)說,「它們就像是病毒的化石,已經沒有搞頭」。

 

卡斯蒂列霍今年40歲,他透露2003年起自己就與愛滋病毒共存。2012年,自己確診霍奇金氏淋巴瘤,隨後接受幹細胞移植。

 

醫療團隊選擇的捐贈者改變他的一生,因為這名捐贈者的幹細胞有兩個變異,這代表白血球細胞可以發展以抵抗愛滋病毒。

 

去年,整個療程不但成功治療了淋巴癌,HIV更出現緩解。不過,當時卡斯蒂列霍選擇隱姓埋名。

 

「當時我看電視,想著『OK,大家在談論我呢』,」卡斯蒂列霍說「這種感覺很奇怪」。

 

如今,選擇公開身份,因為希望自己為他人帶來樂觀、鼓舞。「我的立場很奇特,獨特而謙卑。我希望成為希望大使」。

 

研究團隊說,電腦模型顯示,只要卡斯蒂列霍的骨髓幹細胞有9成以上由捐贈者衍生,幾乎篤定卡斯蒂列霍可以從HIV痊癒。而今,卡斯蒂列霍的幹細胞,已有高達99%由捐贈者衍生。

 

古普塔說,兩個病例都突顯了,HIV可被副作用相對少的癌症治療治癒。不過,幹細胞移植並不適合大部分HIV感染者,因為侵入性治療蘊含風險。

 

現今,HIV病患可以透過每天服藥減少體內的病毒量,避免傳染給其他人,也可以幫助病患活出健康、有活力的人生。

 

古普塔說,不過這個新發現還是非常重要,「有了第2例治癒個案,我們可以知道,第1例不只是異數或僥倖」。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The New York Times、BBC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