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DS 2020:長照政策與服務應具有愛滋敏感度

 

愛滋感染者的老化,一般而言因為各種原因,較一般人提早約10年,一般人約65歲視為老人,但愛滋感染者的老年則認為55歲就算是符合條件。馬來西亞的馬來亞大學芮娜拉賈蘇莉教授(Reena Rajasuriar)指出愛滋感染者老化程度取決幾個面向:感染的年資、治療的方式以及外在環境的影響。

 

以感染年資而言,同樣40歲的愛滋感染者,20歲確診感染與30歲確診感染,兩個人的老化程度就可能有所差異。而治療方式的不同也會造成影響,當服用的藥物不同,所帶來的影響也不同,最簡單的例子,在高效能抗反轉錄病毒療法(HAART)提出之前,市場上的愛滋治療藥物對感染者身體有很大的傷害跟毒性,但現在許多病人可以使用單錠藥物處方(Single Table Regimen, STR),這些單錠藥物的便利性、服藥順從性與毒性的減弱都有很大的進步,能夠有效幫助感染者控制體內的病毒,免於伺機性感染與相關疾病的發生。最後外在環境的影響:像是愛滋有關的歧視、污名,也影響感染者的家庭與社會支持系統,經濟狀況也影響感染者能否穩定就醫以及維繫身體的功能。

 

 

 

 

 

目前關於愛滋感染者的老化相關研究多數聚焦在已開發或高度開發國家,多半也專注在男性感染者,這些研究可能不能完全呈現不同國家與社群的狀態。其中女性或女性感染者有他的健康議題,以現有的研究來做文獻回顧,女性感染者對於病毒量控制相較男性的感染者更為重要,他們有更多內部與外部的因素導致他們的治療失敗,遑論談論到如何與病毒共存以及老化。

 

尤其,對於女性感染者,像是包含族群正義、性別暴力、貧窮等等都是現下他們面對的嚴峻考驗,至於老化議題或許對他們仍然可能是過餘遙遠的議題。此外,目前的愛滋老化研究都聚焦在臨床的醫學研究,這些研究並沒有專注在社會上歧視與污名對於愛滋感染者老化與照顧的影響。我們仍然需要與社群中的感染者合作,找出不同國家、族群與處境的感染者所需要的服務以及老化所面臨的困難處境。

 

現在多數的研究都從「衰弱」(frailty)等生理學與醫學的角度去討論老化,但是我們也應該正視老化是一個精神與社會等不同面向都產生改變的「緩慢」的過程。

 

 

 

世界衛生組織將健康老化分為三個階段:高穩定功能階段、功能下降階段以及明顯功能流失階段,這個模型的好處是能夠幫助我們的理解,一般人只專注在模型中的後半也就是功能喪失的狀態,而未聚焦在老化是一個過程與軌跡,不是一個特定「年齡」與「狀態」。多數的老化研究都專注在以疾病或失能的狀態,而不是以自我能力為核心。例如認知障礙或認知能力的降低,我們都認為是一種老化的典型現象,卻沒有在早期就專注在認知功能的維持,其中我們都會認為老化就需要接受照顧,這就是一種以及並或失能為中心的思考方式。

 

 

 

 

在不同階段,我們都面臨不同的問題,當我們在年輕感染者可能面臨的像是醫療費用的壓力,社會大眾歧視、貧窮等等問題;年長感染者可能面臨時間分配問題,如何在固定就醫、家庭照顧以及工作職場取得平衡,或是對就醫感到疲倦,例如因為共病等導致對醫療失去信心等等。

 

最後芮娜指出,感染者對於老年的想像充滿許多的擔憂,例如:能否獲得家庭的照顧支持、面對具歧視性的機構服務與昂貴的長照服務。他們希望能夠在具有隱私保密的前提下,獲得具有愛滋敏感度的服務與政府的長照政策。

 

新聞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