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實境秀《親愛的我願意》型男主廚 擁抱HIV身分

 

當主廚 Gabriele Bertaccini(多數人會叫他 Gabe 主廚)接下 Netflix 婚禮實境秀《親愛的我願意》(Say I do)的烹飪專家與活動規劃師時,他沒想到他會在這部全球都能收看的節目上,揭露自己的 HIV+ 身分。但,他確實這麼做了,而且還是在第一集。 「我把這舉動叫做二次出櫃。」本身是男同志的 Bertaccini 談到節目中那個美妙的真誠時刻,當時只不過是兩個男人在討論彼此的健康問題。「在那個當下,我對 Marcus(該集的新郎)的二次出櫃,是為了回應他展現出來的脆弱,他透露了一些大大影響他人生的事物。那是個很私密的時刻。」 當時,Bertaccini 意識到,他不只有機會和眼前的傢伙建立連結並給予他支持,也得到一個契機去對抗至今仍糾纏著 HIV 的汙名。(延伸閱讀:HIV陽性男成功挑戰民航局實現當機師美夢!「我希望每個人都能追尋夢想」) 「在那個時刻我了解到,我必須以同樣程度的開誠布公來回應他。」這位帥氣、手上有許多刺青的 34 歲主廚說道:「向 Marcus 分享我跟他的共同之處,在那個當下似乎是必然的選擇。我們的病症是不同,他是第一型糖尿病,我是 HIV;但是那種不安全感、恐懼、缺乏自我價值,以及接踵而來的汙名,是很雷同的,那些感覺並無二致。」 Bertaccini 還受到《酷男的異想世界》(Queer Eye)的 Jonathan Van Ness 啟發,這位名人去年也公開談論自己的 HIV+ 狀態。

 

 

 

在 Bertaccini 以《親愛的我願意》當中的真誠與迷人贏得我們的心之前,他忙著四處旅行、精進廚藝,最終成功創立了自己的餐飲與活動規劃事業。Bertaccini 生於義大利佛羅倫斯、在 Buontalenti 烹飪藝術與管理學院接受訓練,接著在義大利許多餐廳工作過,後來才前往美國。 「我心中總是懷抱著美國夢。」Bertaccini 說:「在我成長過程中,我父親很支持這件事。我的家人、我母親也是,但我父親特別支持。我知道他年輕時的夢想之一就是能到美國生活、移民到美國,但他無法做到,因為他的父親死於戰爭,他必須照顧整個家庭。他有兩個姊妹和母親要照顧,他缺乏搬到美國的資金。我覺得他把夢想寄託在我身上。不過我沒有因此感到壓力,因為這對我來說很棒,不只是懷抱自己的夢想,也連他的份一起努力。這是一件很美的事。」(延伸閱讀:Netflix和你一起看見同志!盤點10部大家都愛看的LGBTQ電影影集) 《親愛的我願意》在今年七月於 Netflix 上架。Bertaccini 也坦承,在簽下這個節目之前,他並未打算加入電視名廚的行列,也婉拒過這樣的邀約。 「大概在兩週的時間內,有五個不同的人找上我,要談這個節目。一開始,我的反應是『是喔,那就把我的 email 給他們,我們會討論看看這件事』;然後接著第二、第三、第四個人跟我講這件事,基本上就像整個宇宙都在對你大喊『嘿,你去做吧!相信我』。」 這部帶給人們愉悅的節目,是《酷男的異想世界》節目統籌所開創,由 Bertaccini 為每集一對、共八對佳偶策畫理想中的婚禮。除了 Bertaccini,還有室內設計專家 Jeremiah Brent、時尚設計師 Thai Nguyen,一同監督著每一場鼓舞人心的儀式,確保這些儀式少一點鋪張炫耀,並多一點對愛、友誼和承諾的慶祝。

 

 

 

在當前這個不確定的世界當中,儘管我們得面臨許多黑暗的時刻,Bertaccini 仍保持樂觀。 「我試著盡可能活在當下。」他說:「我也試著去享受,我們在《親愛的我願意》當中投注心力之後所得到的成果。我覺得,尤其是對西方世界來說,人們很容易在完成某些事之後,就一副『好了,我們繼續,接下來是什麼?』而甚至連品嘗一下成果都沒有。就有點像,我把你生命中渴望的一盤美味義大利麵給了你,然後你的反應竟是『OK,那主菜呢?下一道是什麼?』之類的。我正試著盡量去享受成果,並對於在幕後努力付出的人們表示敬意。」 Bertaccini 總結道:「希望這世界會一直都有美妙的食物!希望這世界會保有創造空間的能力,讓人們聚在一起,不只是享受美食和美酒,也能體會生命的美好,並理解到,比起只是一直工作、工作、工作,還有更多事情值得去做。我們偶爾應該停下腳步,和彼此建立更深刻的連結。」

 

 

 

文章出處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