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間性行為者藥物的使用-減害之意涵

男男間性行為者藥物的使用-減害之意涵

( 資料來源,英國「Harm Reduction International: 2012全球減害現況-朝向一個整合性的反應」一書中之3.3章,作者:Dr. Adam Bourne )

財團法人台灣紅絲帶基金會譯

 

簡介

相較於一般民眾,大量研究顯示,男男間性行為者( MSM)經歷了不成比率水準的健康威脅,並且在全球各地都是愛滋病毒感染最具風險的群體之一。

男男間性行為者經常面臨來自他們的家庭、社區明顯的羞辱和歧視,甚而在某些國家,更是系統性鎮壓和迫害的目標;通常這種鎮壓和侮辱可以讓取得現存適當的保健服務發生問題。

從事男男間性行為者健康改善和福祉的衛生專業人員和倡議者,顯著地關注此族群藥物使用的盛行率、及其用途和相關的危害。本篇由MSM使用藥物範疇的概述開始,其次則是世界各地盛行狀況的說明(如果這樣的數據存在),接著並探討這些數據的品質。然後評估男男間性行為者其使用藥物的原因,與使用此類物質相關的危害;最後並強調相關的介入措施,以協助減少毒品危害相關問題的發生。

男男間性行為者、同志、同性戀者、酷兒?( MSM, gay, homosexual, queer ? )

為其他男性所吸引或與其他男子發生性關係的男人,其描述用語往往是精心挑選的;被其他男性所吸引,或與其他男性有性行為的男人,可能會形容自己是“同志”(gay),但有些人則否。他們可能會使用“同性戀者”( homosexual)(字面意思意味著他們對性的取向朝向同性者)或“酷兒”( queer)(指其性行為脫離“傳統規範”)。“與男性發生性關係的男性"(MSM),通常只是針對兩個男人間性接觸的行為,很少會有人描述自我的性狀態時用這個用語。而衛生專業人員會經常使用MSM這個用語,則是因為涉及到行為時所考慮的問題,如愛滋病或其他性傳染病或藥物的使用,而更甚於一個人自我身份之認定。當衛生工作者與服務對象共同工作時,讓長期重要的男顧客或服務利用者感覺最舒適的用語之採用是很重要的。

男男間性行為者藥物使用的範圍

研究顯示, MSM使用範圍廣泛的藥物。本篇只涉及在大多數國家被認為係非法或以其他方式在"娛樂"上使用之非處方用藥。下面的表列是已知為MSM所使用之藥物,包括在街上或不同區域上之不同名稱。

Amphetamine(安非他命,speed,uppers,sulphate,whizz)

Cannabis(大麻,marijuana,Mary Jane,dope,pot, spliff ,hash(ish),weed,puff,grass,herb,draw,wacky backy ,ganja,hemp)

Cocaine(古柯鹼,coke,Charlie,C ,snow,blow,a  toot,玻利維亞/秘魯/哥倫比亞行軍散)

Crack cocaine(快克,rock,base) - 本質上是一個超強有力的古柯鹼。

Crystal mathamphetamine(甲基安非他命,Crystal,Tina,meth,ice,crank) - 本質上是一種超強的安非他命

Ecstasy(搖頭丸,E,MDMA,X , XTC )

GHB/ GBL (伽瑪羥基丁酸,液體搖頭丸,Gina,G)

Heroin(海洛因,四號,白粉,smack,skag,junk,horse)

Ketamine(愷他命,K ,special K ,vitamin K )

LSD (麥角二乙胺,acid,a trip)

Mephadrone ( 4-甲基甲基卡西酮,MCAT,喵喵)

Poppers(戊基、丁基、異丁基硝酸鹽,芳香劑,液體香) - 公式經常更換,但他們是屬於亞硝酸烷基酯類的一族。

男男間性行為者藥物使用的盛行情形

在世界不同地區去建立男男間性行為者藥物使用的盛行資料是一大挑戰。在許多國家,同性戀或男性之間的性行為是非法的,使得性行為上的數據之收集極具挑戰和複雜。但即使是在已進行了有關男男間性行為者和其藥物使用研究的地方,它也往往是不可能或極困難的加以比較;因為採用不一致的方法,如不同的招募方法、側重於不同的藥物,或在不同的環境或跨越不同時段用藥(例如:在過去一個月內、在過去的三個月內、過去的12個月內,甚或過往的生活中曾使用過某種藥物等)。此外,藥物的使用情形在世界不同地區亦可能差異很大,不僅國家與國家間、城市與城市之間,甚至在同一個城市的不同場域內都可能不同。由於是與其他人群共存,男男間性行為者在各個地區內用藥的情形,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顯著改變,這意味著數據的收集可能很快地變成為多餘。下列資料是以英語發表之文獻中所能獲取之最好數據。

非洲

一般來說在非洲國家現有針對男男間性行為者進行的研究相對較少,更只有少數研究明確探索藥物的使用。大部分的已進行的研究僅涉及到靜脈注射用藥( IDU),其比率於馬拉威在男男間性行為者中過去六個月內介乎3.4 %至12%,而在納米比亞則為8 %。在過去一年內MSM在桑吉巴的用藥比率則為14 %。與其他國家相比,在南非男男間性行為者藥物的使用已受到更多的關注,有一項研究報告指出, 11%男人描述,在過去12個月內曾發生有藥物影響之性行為,進一步採混合多種方法的研究顯示,用藥行為顯著的在該國不同的城市有地區差異。例如,甲基安非他命在開普敦是男男間性行為者最常用的藥物,但在德班則以地匹呱酮(dipipanone hydrochloride,一種鴉片類鎮痛劑) 較為多見。

亞洲

2010年亞洲男男間性行為者的網上性愛調查,招募了包括來自中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台灣、香港、泰國、日本、印尼、菲律賓、韓國和越南等地區共10,861受訪者。表1顯示在過去六個月內報告藥物使用的水平(在國家層級之調查結果並無法公開取得)。從本次調查數據也顯示,其中男男性行為者且確診已感染愛滋病者,其藥物的使用情形顯著較高,特別是在甲基安非他命、愷他命和搖頭丸的使用上。 2009年泰國的一項研究中發現,愛滋病毒感染盛行率與用藥史之間有關聯。

表1 :亞洲男男性行為者網上性愛調查受訪者的藥物使用水平

-----------------------------------------------------------------------------------

興奮劑                 在過去6個月內使用的% 

-----------------------------------------------------------------------------------

甲基安非他命Crystal meth      4.0

搖頭丸Ecstasy                 8.1

古柯鹼Cocaine                1.8

亞硝酸酯類Poppers            6.1

大麻Cannabis                 3.6

伽瑪羥基丁酸GHB             2.3

愷他命Ketamine               5.3

------------------------------------------------------------------------------------

其他一些涵括整個亞洲大陸探討終身使用藥物行為的研究,其藥物使用的程度在越南為6%、在台灣為11.7%,以及在日本則近65 %(很多此種的差異會因抽樣方法和招募對象方式的不同而產生)。在亞洲男男間性行為者靜脈注射藥物的水平仍低;而目前在中亞國家,男男間性行為者藥物使用的盛行情形,則尚無公開可用的數據。

澳大利亞

在澳大利亞和紐西蘭頻繁的同性戀群體調查,提供了這些國家中男男性行為者藥物使用的詳情,顯示於表2。在澳大利亞男性報告最近六個月內任何靜脈注射用藥的比率,在過去十年間一直保持穩定約為 5-6 %,而儘管在過去的九年裡男性使用亞硝酸酯類(poppers)的比例已略有下降,但在2009年全國MSM報導在過去六個月內的使用率平均還是31.8 %。在澳大利亞的調查特別指出相較於該國其他地區,在雪梨則所有藥物的使用比率均顯著地較高於其他地區。

表2 :澳大利亞過去6個月內男男性行為者其藥物使用盛行情形

--------------------------------------------------------------------------------------------------------------------------------------------------------------------------                        

古柯鹼%  亞硝酸酯類%  大麻%  搖頭丸%  甲基安非他命%  愷他命%                               

澳大利亞(雪梨)   20.6       40.4         27.9      29.8        11.1         9.6       2011同性戀社區定期調查Sydney

澳大利亞(墨爾本) 12.4       35.4         27.6      21.5        8.9          6.0       2011同性戀社區定期調查Melbourne

澳大利亞(阿德萊德)7.1       21.9         34.6      17.2        9.5          2.1       2011同性戀社區定期調查Adelaide

紐西蘭(奧克蘭)    7.3       40           37.5     21.2         7.9         5.7       2006同性戀定期性行為調查Auckland 

--------------------------------------------------------------------------------------------------------------------------------------------------------------------------

加勒比海地區

男男間性行為者用藥的盛行數據在加勒比海地區是極為缺稀的。在波多黎各有代表性的綜合家戶統計調查收集之數據第二次分析報告指出,終生使用大麻的比率為( 63.4 % )、安非他命(20%)、海洛因(20%)。四分之一的MSM報告在過去12個月內曾使用大麻( 24.4 % )和古柯鹼( 24.4 % )。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主辦的加勒比海地區男性網路性愛調查( CARIMIS )正在進行報告的撰寫,並會在2012年夏季報告其研究結果。這項調查將為每個加勒比海國家和領地提供藥物使用的數據,對未來介入措施的發展更將是一個有用的信息來源。

歐洲

對男男性行為者的藥物使用綜合數據之收集,為歐洲男男互聯網性愛調查( EMIS )的一部分。此次使用25種語言在線上開放調查是在2010年的夏天完成,共招募有181,495人參與。它詢問了關於在調查前4週期間所使用的各種藥物(如表3所示 ) 。雖然國家等級的數據在不久的將來就可獲得,但目前由EMIS系統所報告資訊則呈現了歐洲次區域層次之數據。在英國探討男男性行為者在過去12月內藥物使用水平之研究報告顯示,其使用比率範園由亞硝酸酯類的39.4 % ,大麻27.7 % ,搖頭丸18.5 %和4.7 %的甲基安非他命(具明顯的區域變化差異,使用比率最高的為倫敦)。在西班牙加泰羅尼亞男男間性行為者,在過去的12個月使用藥品之比率也大致以相同的模式呈現(亞硝酸酯類40.8 % ;大麻26.0 % ;搖頭丸10.2 %和甲基安非他命3.0 %)。

表3 :歐洲MSM在最近的四個星期內藥物使用的情形

------------------------------------------------------------------------------------------------------------------------------------------------------------------------居住區    過去4週內曾使用      過去4週內曾使用           過去4週內曾使用         過去4週內曾使用

亞硝酸酯類           大麻(或麥角二乙胺LSD)      海洛因/古柯鹼              派對用藥

西區:比利時,法國,愛爾蘭,荷蘭,英國

28.3                       13.8                       0.4                    10.6

西北區:丹麥,芬蘭,挪威,瑞典

              13.8                        6.2                       0.3                      3.1

中西區:奧地利,瑞士,德國,盧森堡

              22.0                        10.1                      0.2                      4.9

西南區:希臘,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

              10.9                        13.6                      0.4                      6.6

東北地區:愛沙尼亞,立陶宛,拉脫維亞

              6.2                          4.9                      0.2                      2.3

中東區:捷克共和國,匈牙利,波蘭,斯洛文尼亞,斯洛伐克

              15.2                        10.2                      0.3                      4.9

西北地區(歐盟):保加利亞,塞浦路斯,馬耳他,羅馬尼亞

               7.9                         5.9                      0.3                      3.0

東南區(非歐盟):波士尼亞和黑塞哥維那,克羅埃西亞,馬其頓,塞爾維亞,土耳其

               7.7                         8.6                      0.4                      2.5

東區:白俄羅斯,摩爾達維亞,俄羅斯,烏克蘭         

               8.3                         5.2                      0.3                      2.4

*派對藥物(俱樂部用藥)包括搖頭丸,安非他命,甲基安非他命, 4-甲基甲基卡西酮/喵喵(mephadrone), 伽瑪羥基丁酸(GHB) ,愷他命和古柯鹼。

參考自EMIS網站。

北美洲

美國並沒有整個國家公開可用有關男男性行為者用藥盛行率之數據:相關盛行資料僅限於報導一個城市或某州的水平。這種方法是適合於規劃影響當地減害計畫的介入措施,但國家層級之比較則較困難。表4係經由多個調查結果所提供不同的城市間藥物使用盛行情形之寫照。在加拿大已經觀察到男男間性行為者使用亞硝酸酯類(poppers) 有相同的水平。在美國針對男男性行為者使用甲基安非他命的研究已經顯著成為主體。此藥通常與興奮欣快感,降低性壓抑以及和縱慾行為有關,在洛杉磯從1996年到2007年間每年收集之數據分析顯示,甲基安非他命在過去12個月的使用水平發現從11%提高到53 % ; 一項在紐約針對同性戀和雙性戀男子其俱樂部藥物使用情形的長期縱向研究發現,他們的樣本中64.6 %的人報告曾在前四個月內使用甲基安他命。

在加拿大和美國兩國的男男性行為者中,靜脈注射藥癮者所佔的比率通常是非常的低。 

表4:美國不同城市男男間性行為者藥物使用之盛行情形

------------------------------------------------------------------------------------------------------------------------------------------------------------- 

城市/地區    甲基安非他命      大麻    搖頭丸  古柯鹼 亞硝酸    研究形態    藥物使用                   (資料年份)             %                %         %         %    烷基酯類 %                 時間架構

-------------------------------------------------------------------------------------------------------------------------------------------------------------

紐約               6.2                  27.9       8.38      12.03    24.46   社區MSM調查    (過去三個 

(2007)                                                                            (n=740)          月內)

芝加哥              6                    28        13        12        -     家戶調查HIV陰性  (過去六個

(2002-2003)                                                                    之MSM (n=151)      月內)     

舊金山             23*                    -         -         19       37     隨機分派MSM    (終身使用)

(1999-2001)                                                                   介入研究 (n=736)

-------------------------------------------------------------------------------------------------------------------------------------------------------------                 

*包含Speed和其他型態之甲基安非他命

南美洲

從1999年至2002年一系列的19項血清流行病學,針對七個不同的南美國家包括阿根廷、玻利維亞、哥倫比亞、厄瓜多爾、巴拉圭、秘魯和烏拉圭等國的男男性行為者進行的橫斷調查。這些調查詢問了受訪者用藥(曾經)的歷史並分析其藥物使用與該國愛滋感染盛行情形以識別其關聯是否顯著。該調查共招募13,847位男男性行為者參加,按機率採社區抽樣,雖然國家之間參加人數差別很大。從秘魯的數據報告顯示該國資料不完整 ; 因此秘魯不包含在表5中。

 

表5:六個南美國家中報告曾使用藥物之分布

----------------------------------------------------------------------------------------------------------------------------------

曾使用之藥物  哥倫比亞%    厄瓜多爾%    玻利維亞%    阿根廷%    烏拉圭%    巴拉圭%

大麻            31.2           17.4          21.4         15.4        14.8       42.4

海洛因           2.4            0.6           0.0           0.4        0.2         4.3

古柯鹼           14             4.9          17.2          6.7        21.9       26.4   

參考Bautista et al. 之資料改製

在男男性行為者間廣泛的藥物使用模式

由世界各地廣泛的文獻回顧,在MSM間出現了幾種藥物使用模式。首先,男男間性行為者用藥頻率似乎是偶發、每週或每月使用遠高於天天使用。這顯示大多數MSM報告其藥物使用並未達藥物依賴程度,而是因特定用途而使用藥物(例如作為聚會、社交的時候,或正尋求或發生性行為時);情節性的使用藥物,同時也可能反映了特定時期的壓力或不確定性,如HIV診斷時期, “出櫃現身” 的掙扎奮鬥過程期間,或可能發生於結合憂鬱或焦慮的時期。

其次,男男間性行為者、或男同性戀者,在藥物使用上並不是單一同質的群體。高使用盛行率通常發生在極度邊緣化或少數的族群中更高,如美國的少數族裔,且其中以年輕男性族群往往更高;經常使用的藥物(除大麻外),往往是居住在大城市中心的男男間性行為者較居住於農村地區者,傾向使用更高比率;特別是那些擁有大量同志族群的城市,如柏林、雪梨、倫敦和舊金山等。

第三,在男男間性行為者中使用多種藥物(在同一時段或固定時間框架內服用一種以上的藥物)是常見的,尤其是有關“派對藥物” 興奮劑類 ,如搖頭丸,古柯鹼,安非他命或愷他命。

第四,在世界各地,靜脈注射藥癮者的盛行率,尤其是海洛因,一般普遍很低。除了南非之外,IDU的水平在非立意取樣之研究中很少有報導超過5 % 。先前研究指出,針對男男間性行為者用藥行為不夠重視的理由在於海洛因的使用,因為海洛因使用之程度常常是藥物減害服務的重點,導致其他用藥行為受關注程度相對較低。除了海洛因所引起健康之關注外,那些社會或社區的危害如犯罪等,也往往與問題性的海洛因使用有關。而男男間性行為者在減害服務上的需求,對政策制定者而言通常並非其精選以為號召的對象。

男男間性行為者因藥物使用所導致的相關危害

生理與心理健康上的影響

使用古柯鹼、海洛因、搖頭丸、大麻、迷幻劑和安非他命等藥物而導致生理和心理健康相關的危害已有據可尋並廣為報導,這些情形同樣地也很可能會在男男性行為者間重現。甲基安非他命(Crystal methamphetamine)是一種超強度的安非他命類興奮劑,會導致高能量充滿自信的感覺,自覺天下無敵或極衝動。若連續使用甲基安非他命刺激神經系統,已知會引起焦慮、抑鬱、精神錯亂、失眠症,精神病症狀和自殺意念,長期使用可能還導致運動控制或記憶的損傷。伽碼-羥丁酸/ GBL (液態搖頭丸)是一個派對(俱樂部)藥物,可帶來興奮欣快感。它通常是用水稀釋後再出售,儘管僅只是超過一般劑量的一點點額外毫升之GBL劑量,即會導致藥物過量的後果,其影響結果往往導致喪失意識、昏迷或因呼吸抑制而死亡。GBL可以成癮(雖然這通常只發生在較長時期的使用),因此,可能會導致明顯的戒斷症狀影響。

吸入亞硝酸烷基酯類(poppers) 藥物的後遺症,可引起包括頭痛、皮膚出疹、鼻竇疼痛和灼傷,但通常只有當液體與皮膚接觸時會發生,它們也會引起噁心和嘔吐。服用治療陽痿的藥物如威爾剛或犀利士後吸入亞硝酸烷基酯類,可能會導致血壓危險地降低。如果同時也使用抗反轉錄病毒療法(ART)的蛋白酶抑製劑類的藥物,這種情形更可能容易發生。有證據顯示,使用系列的藥物,特別是甲基安非他命、液態搖頭丸和搖頭丸可能會對抗反轉錄病毒藥劑的服藥順從性產生不良的影響。

對性健康和福祉上的影響

藥物使用(特別是甲基安非他命、搖頭丸和古柯鹼)和風險性行為之間的關聯是複雜的,全面性的文獻分析超出了本篇的範圍(大家要進一步瞭解可參考Corsi et al. 或 Romanelli et al. 等人的文章)。但要說某種特定藥物的濫用和性行為所帶來之愛滋病傳播風險間有明顯關聯是可能的。然而,目前尚不清楚是否為因果相關或只是同時發生之間的關係。

在美國特別是甲基安非他命在愛滋病傳播的危險行為上的角色,顯著地受到人們的重視。此藥可引起強烈性慾的感覺,通常被用來作為馬拉松式性行為和群體性活動的一部分(長時期、持久性的性活動),接踵而來的直腸外傷將有助於愛滋病毒的傳播。眾多的研究顯示,使用甲基安非他命會導致高危險性行為,可能透過性禁忌的去除或短視的機制(myopic mechanism,指認知盲目或忽略行動可能後果之狀態)。然而,亦有其他研究質疑此種因果路徑。

其他就搖頭丸、液態搖頭丸和愷他命等藥物和高危險性行為間的關聯均已經確定,在過去的最近期間內(最近三個月內)報告曾使用多種藥物的男人,比起只用單一藥物者,更可能報告有與愛滋病感染相關之危險行為。亞硝酸烷基酯類(poppers) 藥物可引起血管擴張,也放鬆肛門括約肌。這可使接受型肛交的男性更舒適一些。使用亞硝酸烷基酯類藥物可使血管擴張的過程,而事實上性行為可能更粗暴或持續的更久,意味著在一對HIV的感染狀況不同之性伴侶中因為這三項因素,透過肛交更可增加其傳輸機率。

用藥動機

在北美、西歐和澳大利亞以外的地區,現有探究男男間性行為者或其個人或社會環境與藥物使用之原因和其使用時之動機的研究相對較少。多數研究的作者都強調並指出,在大多數場所,可以碰到其他人以滿足個人社交或性交往的主要場域,通常是那些有供應酒精和常見使用藥物的場所。俱樂部和酒吧更是 “同志場域” 的最中心,而藥物使用本身在此環境中是極為平常的。藥物使用往往成為一個蓄意目的以協助個人放鬆,更有社交能力,緩和社會不安和在尋求性伴侶上更獲得信心。對尋求支持男男間性行為者以減少與其藥物使用所導致之任何相關危害的衛生工作者,對這些行動和活動其對當事人背後所蘊涵的價值不應予以低估。更甚於此,研究的一個顯著主體更呈現,甲基安非他命常被男男間性行為者使用於心理上增強性經驗、保持更長久的性活動期、並經由消除性抑制來促進性慾。此外藥物也可能對已感染愛滋的男男性行為者,特別有利於認知上由“恐懼被排斥和消極的自我認知"中逃避,以應對每天與愛滋共存生活上更廣泛情緒和生理所需之基礎。藥物的使用是否已造成問題或即將成為危險的最佳指標,是在於個人是否關注目前這種使用方式所做的考量。正如前面已經討論的,男男間性行為者的藥物使用,一般往往傾向是偶發性的,但仍然可以發展成為藥物依賴和產生顯著的危害結果。當藥物使用的費用及其相關的副作用,已侵犯到自己維持生活上舒適或滿意的能力時,對許多人而言,便是藥物使用已成為問題的時刻。

滿足男男間性行為者需求的減害介入措施

針對男男間性行為者藥物使用的介入措施,需要提供誠實的訊息,讓其有能力去瞭解使用某種範圍藥物的可能影響(無論信息是正向或負向)。應該尋求去支持藥物使用者和他們周遭的人,以控制或限制其使用;或當他們認為其藥物使用已造成自我或他人傷害時,去限制這種使用所導致之相關危害。這可以由許多方面來實現,範圍可從教育訊息之提供、心理治療之支持以及藥物的介入等。無論任何場所,介入措施應考慮到每個人的個人情況,承認藥物可在他們的生活中成為一個有用的目的,特別是在緩解心理的不安或透過其以促進社交或性接觸。衛生專業人員應考慮到這些動機與其共同合作,以找出他們習慣使用的是何種類型藥物或是使用到什麼程度,並協助其減少因為此種使用所導致之相關危害。在澳大利亞、加拿大、德國、波蘭、英國和美國,許多民間社團組織已經開發出書面的訊息小冊或網站,解釋男男間性行為者常用藥物的作用,並描述讓其相關的危害得到緩解的各種方法。他們往往還包括對每種藥物法律狀態相關信息,如果讀者考慮他們的使用已產生問題,亦提供直接接觸服務的轉診信息。專為提供解決男男間性行為者問題用藥的心理治療服務或輔導,在世界各地和個別國家間有很大的差別。目前它們已知存在於澳大利亞、加拿大、德國、紐西蘭,挪威、南非,西班牙、瑞典、英國和美國等。一個在2007年至2009年間在香港執行的服務,這種療法包括插入式諮詢、動機訪談、支持團體和認知行為治療等。雖然專門針對MSM在行為改變的介入措施與甲基安非他命使用,其中已經出現了一些評估報告,但許多這些介入措施的證據似乎仍直接地源自於對一般人口的評估。在許多情況下,這樣的評估方案的重點,在減少性健康和愛滋病毒感染或傳播的相關危害上,混合有些許的成功 。在一些非常小的場域,主要是英國和美國,存在著針對甲基安非他命之使用的藥物介入措施,但其有效性仍尚未確定。

在澳大利亞、歐洲和北美的許多地方,減害服務屬於愛滋病預防部門之一部份,主要是因為與性風險行為的關聯,以及因為這個部門和他們所服務的同性戀社區有很好既定的密切聯繫。目前在非洲(除南非共和國外)、亞洲、加勒比海和南美洲則還沒有針對男男性行為者提供任何專門的減害介入措施。而男男間性行為者可以在為一般人群所提供服務的地方取得服務(在任何服務存在的地方),但由以往的研究顯示,他們常覺得在這樣的環境下並不舒服或不受歡迎。男男間性行為者使用藥物經常與“同性戀場域”相關社交活動或性行為有關,為一般人群所提供的許多服務,可能不具備足夠的知識、技能或事實上提供滿足於發生用藥行為背景所能被接受之協助。

案例研究:antidote @ London friend

該組織專門致力於服務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者和跨性別者(LGBT)族群中使用藥物的人們,其中大部分是20至30歲的男同性戀者,他們大多無就業問題且財政上自給自足。在過去三到四年間,此機構服務的顧客其藥物使用之概況已轉向甲基安非他命和伽碼-羥丁酸/ GBL(液態搖頭丸), 因為許多人使用它們是在性行為的背景之下。採注射方式施打甲基安非他命,這已經成為一個趨勢,而使用GBL迅速升級到依賴水平(每兩小時左右給藥),因此介入的型態也不得不延伸至醫療(主要處方為GBL解毒去癮 ),且主要的已經是社會心理層面。他們由和國民保健服務有合作夥伴關係的「俱樂部用藥診所」提供治療藥物,這通常涉及服用高劑量的苯二氮卓類藥物(通常每24小時大於100亳克)(benzodiazepines,> 100mg/24hrs ),以幫助客戶應對戒斷症狀。對曾使用過其他藥物多年,往往沒有太大主要問題的社區成員而言,對GBL的依賴完全是一個全新的現象。

大多數呈現於該處的服務使用者,並不符目前英國主流藥物服務的典型概況或典型藥物型態,因此透過針對目標族群所提供的服務,他們能夠消除在一般性的支持服務上,許多使用者未被檢識出來的使用障礙。作為一個提供LGBT跨族群的服務,意味著人們在服務過程中不再如此地感受到被價值評斷,並更能全方位的來談他們相關的問題;在一般的服務狀況下,他們可能會感到拘謹,特別因它可能是涉及到談論性行為,而更讓他們感到羞愧。此項服務的工作都環繞在藥物使用上的理由、藥物渴望和觸發狀況的處理、更安全用藥界限的溝通,以及整體福祉的改善上, 而以上這些所有的服務都是典型物質濫用的介入措施,但在此這項服務則是在一個安全和理解LGBT族群的環境下,分開設置以提供其服務。

結論

本文回顧並強調MSM藥物使用的程度和概述與其使用有關之危害範圍。男男間性行為者藥物的使用已常存於同志社交和性行為環境中並很常見。鑑於MSM使用的許多藥物及其相關的顯著危害,全球各地針對男男間性行為者具體需求的減害介入措施應優先進行排序。在中亞各共和國、南美洲、加勒比海地區、以及非洲等地區,建立男男間性行為者生活中藥物使用的盛行資料將是一個研究重點。針對男男間性行為者人口學上系統性的和地方層級上的估計,這一點更是必要的前軀作業。在世界的許多地方有需要進行更多定性的研究,以探索MSM使用藥物和其該等使用在個人和社會環境上的原因。

減害從業人員應設法了解男男間性行為者他們在當地用藥狀況的變化,以便制定合宜相應的介入措施。他們應該留意到這些使用方式隨著時間的改變,並接受經常發生藥物使用之社交和性行為環境。減害從業人員也應留意到男男性行為者社群內的族裔或性行為方面上的差異,並認知人口中進一步邊緣化的族群更可能傾向使用藥物並有問題性的用藥行為。由於與男男間性行為者使用藥物有關之盛行率上的證據基礎、動機、背景和危害的演變,因此在不同場域開發完整套組之工具,這將有利於進行有效的介入措施。

只要同性戀 - 或男性間的性行為 - 被罪刑化,只要男男間性行為者面臨到羞辱和迫害,則開發和提供有效的介入措施,以滿足本文所審查確認之複雜的需求,則仍將是一個顯著的挑戰。而如果預防愛滋病的傳播,以及要實現減少與用藥相關的其他危害,則在許多國家內有關男男間性行為者的法律和政策則仍需要予以重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