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研究:“化學的性行為”與桿菌性痢疾感染之關聯

(資料來源:第三次BHIVA與BASHH聯合研討會,利物浦,2014年;財團法人台灣紅絲帶基金會譯)

根據英國愛滋病協會(BHIVA) 和英國性健康與愛滋病協會(BASHH)最近聯席會議所提交之研究指出,在英國確診感染志賀氏痢疾桿菌的男同性戀者經常被報導發生“化學的性行為”(發生性行為時服用軟性毒品)以及參與了性派對。

 

一、訪談對象與相關情境:對象為 42名新近診斷為志賀氏痢疾桿菌男性感染病患。

1.四分之三的人表示使用了娛樂性藥物和三分之一的人報告曾“slamming”- 注射藥物。

2.大多數男性使用特定尋求性行為的網站和智慧型手機apps應用軟体,以尋找性伴侶,從而導致“密集”的疾病傳染網絡。研究人員相信他們的發現,對男同志性健康的預防工作有重要意義。

 

二、傳染途徑與治療

在英國同志間及其他男男間性行為者(MSM)不斷爆發志賀氏痢疾桿菌感染。它是由糞口的途徑感染,因口腔接觸到污染的糞便而傳播,可引起嚴重的腹瀉,但透過適當的抗生素治療可以治癒。通常志賀氏桿菌感染案件,在英國典型都與到流行地區國家旅遊的感染有關。但從2005年到2013年間,在英國沒有這種旅遊史的男性確診個案增加了750%,其中大部分的診斷涉及同志和其他男男間性行為者。

 

三、確診感染志賀氏菌之訪談數據統計

英國公共衛生調查人員希望對同志族群間感染志賀氏痢疾,其社會上和性行為上的危險因素進一步清楚的認識。因此,他們在2012年年底和2013年年初,對42位確診感染志賀氏菌的男同志進行了深入訪談。

1.受訪者年齡中位數為39歲,91 %是白人,79 %是出生在英國。幾乎三分之二( 61 %)居住在倫敦,其中59 %為愛滋感染者。

2.受採訪者絕大多數(88 %)之前沒有聽說過志賀氏痢疾的感染與診斷。當症狀發生時,56 %的人到他們的家醫科醫師那裡看診,而對其感染常管理不善。症狀是如此嚴重,也導致 29 %的人因急症進入急診室,以及四分之一的患者住院治療。

3.受訪者具高度性經驗-其中男性愛滋感染者報告在過去一年中性夥伴的中位數為45個,而男性HIV陰性者報告性伴侶的中位數為13個。所有的受訪者均報告有口交或口-肛接觸(rimming)。

4.愛滋感染者顯著比陰性者更容易在志賀氏痢疾桿菌診斷前兩週有無保護性之肛交( P <0.05 ),受訪的愛滋感染者當中約60 %報告曾有插入型的無保護肛交,和70 %的愛滋感染者曾有接受型無保護肛交。

5.愛滋感染者相較於未感染者,也顯著地更可能報告有插入/接受型之拳交(Fisting),且顯著地參加過性派對的可能性較大( P <0.05)。許多受訪報告尋找性伴侶或安排性聚會,會透過尋求性行為的網站和使用智慧型手機應用軟體apps。研究者認為,這會造成志賀氏痢疾桿菌的傳播網。

 

四、與軟性藥物使用經驗對照

1.總體而言,76 %的受訪者報告有使用軟性毒品。但根據愛滋感染狀況分析其藥物使用的情形顯示,相較於HIV陰性的人有40%用藥,而愛滋感染者則所有的人均有使用藥物。

2.31%的受訪者報告有採注射方式用藥“slamming”,但回到施打比率仍以愛滋感染者較高(約40 %比5%左右)之間。注射方式通常發生在性派對上,且多數這些施打者報告是由其他另外的人幫其施打。研究者認為稱注射毒品為“slamming”是企圖對這種行為予以去污名。

3.常用的軟性毒品包括甲基安非他命、γ-羥丁酸/ 液態搖頭丸、喵喵和K他命(methamphetamine, GHB/GBL, mephedrone and ketamine),愛滋毒感染者相較於未感染者,有較高的比率使用甲基安非他命及γ-羥丁酸/液態搖頭丸。

 

五、結論

1.研究人員相信他們的發現對促進健康的相關活動有影響;對於男同性戀者這些訊息包括,如何提高對於藥物使用在性和整體健康上影響的認知。該調查還指出,健康促進機構應該深入暸解性網站以及在性健康信息中應加入針具交換相關資訊。

2.認為泌尿生殖醫學之臨床醫師應該與他們所照顧的人討論有關非法藥物使用相關問題,家醫科醫師則需要被教育有關志賀氏痢疾桿菌在同志族群風險增加之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