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應該要知道愛滋流行的十個關鍵時刻

你應該要知道愛滋流行的十個關鍵時刻

財團法人台灣紅絲帶基金會編譯,資料來源:Aidsmap, 01 December 2016

愛滋流行的歷史中包括許多事件,從科學上的突破、社會名流的承認感染、毒品的消費、人權、出生以及死亡。在世界愛滋流行史上的十個關鍵時刻,你應該要知道。

世界愛滋病日在1988年首次出現,世界各地的民眾和受其影響的人們,共同參與了面對愛滋病毒流行所採取的團結、紀念和提昇認知等的行動中,然而這個流行病的歷史卻進一步惡化。愛滋病毒的流行改變了世界,它影響了世界上的數以百萬、千萬的人,而全球反應的規模,從基層草根的行動主義、全球資源的投入到政治承諾的動員,更是前所未有。這個流行病的故事圍繞著極端的人類生活方式:從科學上的突破、社會名流的勇於承認感染、毒品的消費、人權、出生乃至於到死亡。在這裡,我們從愛滋流行疫情的歷史中,選擇了十項所有人都應該知道關鍵事件:

1. 第一種情況1959年

最早得到證實的愛滋病病例可追溯到1959年,在對剛果民主共和國居住在利奧波德維爾(現金夏沙)的一名無名男子的血樣進行回顧性分析中發現。當然這絕不是第一例愛滋病個案-- -基於症狀和愛滋病發病定義,有許多先前可能的愛滋病毒感染案例-- - 但它是則是最早經驗證的實例。

2. Project SIDA 1984 - 1997(1984- 1997年愛滋病計畫)

我們目前對愛滋病毒和愛滋病的許多了解是基於SIDA計畫的研究結果。 1983年彼得·皮奧特和約瑟夫·麥考密克聯袂抵達了金沙薩,調查卡波西肉瘤和隱球菌性腦膜炎病例的激增,接著具有創意的愛滋病執行計畫SIDA 便開始了。作為當時最大的愛滋病毒和愛滋病研究計畫之一,其研究證明愛滋病毒可以經由性行為而感染、透過輸血傳播,並且至關緊要的是,它可以影響任何人和每一個人。

3. 戴安娜王妃愛的一握

在1987年,對愛滋病感染者的歧視在英國和其他國家仍很普遍。儘管已努力地向公眾宣導愛滋病毒可能傳播的方式,但許多人仍然擔心接觸愛滋病毒感染者和愛滋病人。當戴安娜王妃與一位公開自己是愛滋病毒感染者握手的照片在全世界各地展示時,這個行動大大地有助於一些歧視和消極態度的改變-- - 這些主要常是基於恐懼和無知。

4. 『沒有保險套,就沒有性愛』

泰國的「保險套百分百運動」-- -其口號「沒有保險套,就沒有性愛」-- -可以說是歷史上由政府發起的愛滋病防治計劃中最有效者之一。 1991年,在泰國97%愛滋病毒的感染來自與性工作者的接觸。該運動與性產業、性工作者和地方當局合作,在每次交易的性行為中鼓勵保險套100%地使用,並免費提供了數以百萬計的保險套。在五年內,交易的性行為中保險套的使用率,從15%增加到90%以上。

5. 高效能抗反轉錄病毒療法(HAART)

提高預期壽命在1996年之前,在愛滋病毒診斷後感染者幾乎沒有什麼選擇,沒有已知可治癒的藥物或有效治療。而引入高效能抗反轉錄病毒療法(HAART)是一項重大突破,給全世界數以百萬愛滋病毒感染者帶來了希望。獲得HAART的人其預期壽命平均提高了15年,這在當時完全是聞所未聞的。

6. 治療行動主義活動

行動主義是愛滋病防治史上一個重要部分。治療行動運動(Treatment Action Campaign, TAC)成立於1998年,很快地在開發中國家及其他地區成為倡導進行治療之最重要的聲音。成立於南非,以挑戰愛滋病毒感染是死亡宣判的觀點、並以提高公眾對愛滋病治療重要性的認知和理解為職志。治療行動主義活動(TAC)成功地讓政府負起了責任並挑戰製藥公司,也使得感染者之治療更行負擔得起。

7. 否認與拒絕(Denial)

治療行動運動(TAC)在塔博·姆貝基擔任南非總統期間面臨艱難的奮鬥,姆貝基質疑後天免疫缺乏病毒和愛滋病之間的關聯並反對所有醫學上的證據。這導致多年來國家在面臨愛滋病的爆發流行期間,持續對疫情的否認及推遲治療方案。在 2008年哈佛研究人員估計,在此期間有33萬人由於南非政府的不採取行動導致不必要的死亡。

8. 尋找一個治癒的方法

針對愛滋病目前仍然沒有治癒的方法,但被稱為柏林病人的病例被許多人看作是提供了一個基礎可由其中找出一個方法。 2007年,美國蒂莫西·雷·布朗(Timothy Ray Brown)感染愛滋病毒已11年,以服用抗反轉錄病毒藥物來抑制病毒。當他得了白血病(與他的愛滋病毒感染無關),他在柏林的醫生使用了已知具有基因突變的骨髓供體,透過阻斷HIV對細胞的附著使得他得以抵抗HIV感染。儘管停止了他的抗反轉錄病毒治療,他的血液中愛滋病毒的水平迅速下降到無法檢測的程度,他的CD4計量亦增加,研究人員仍然沒有在他的血液或在各種活體檢體中檢測到愛滋病毒。據信,由於破壞自身免疫系統的化療、來自天然抗性供體的移植以及他的新免疫系統的組合,都幫助他擺脫了體內的愛滋病毒。布朗是唯一被認為具有「根斷性地治療」的個體,意味著在他的體內不再有潛藏HIV病毒之窩藪,而不是「功能性治癒」,此乃指有些人在他們體內仍然有潛藏HIV病毒之窩藪,但卻不需要服用抗反轉錄病毒治療。

9. 暴露前預防性投藥(PrEP)具有成效

2010年,iPrEx(暴露前預防倡議)證明,使用PrEP可以預防愛滋病毒感染。在試驗中,對感染愛滋病毒具高風險的男同性戀者,每天服用含有抗愛滋病毒藥物或安慰劑。在給予PrEP的組別中,HIV感染率降低了44%;此外,對於那些持續天天服用藥物的男性,其感染率更降低了73%。針對具高度風險行為的人這些結果讓PrEP作為愛滋病預防方法鋪了道路。

10. 讓所有感染者接受治療

2015年,世界衛生組織發布了新的指南,建議任何感染愛滋病毒的人盡可能在診斷後儘快開始抗反轉錄病毒治療。這種「治療所有感染者」的建議回應了臨床試驗的結果,證實早期使用抗反轉錄病毒治療可以使愛滋病毒感染者更健康,並降低將病毒傳播給他人的風險。截至2016年6月止,全球已有超過1800萬愛滋病毒感染者獲得了挽救生命的抗反轉錄病毒治療。

以上十個關鍵時刻當然並不是一個確定的表單,隨著時間的進展及疫情的演變,在時間線上我們將閱讀、看到、聽聞到和探討到其他新的互動事件,以及在過去四十年愛滋疫情期間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