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加深愛滋污名的惡性循環中,重建互信的夥伴關係是當務之急

網路上常有人將提供健康照顧服務的醫事人員以及感染者分為對立的兩端,認為若主張感染者權益就會危害健康照顧服務提供者的健康。這恐怕忽視了愛滋防治以及治療的策略發展。

當前國際愛滋政策的基礎

目前的愛滋防治工作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達成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UNAIDS)提出的「90-90-90」目標,亦即是2020年前有90%感染者確診,90%確診感染者獲得治療,以及讓90%獲得治療感染者達到抑制病毒。這個目標的理論基礎在於「治療作為預防」(treatment as prevention)。若我們盡可能讓所有潛在感染愛滋病毒風險的關鍵族群能接受愛滋檢驗,確認是否感染愛滋病毒,一旦確診盡可能提供感染者抗反轉錄病毒療法(即俗稱的雞尾酒療法),而治療成功的感染者雖然無法根除愛滋病毒帶原,但卻可以有效降低其再度經由風險行為傳染他人,包含健康照顧服務提供者。

根據2016年發表的Partner Study,研究者在2010至2014年間進行愛滋相異伴侶的研究,他們找到一千多對受試者,這些受試者都是其中一方為愛滋病毒感染者的異性戀及同性戀伴侶;最後研究發現,符合研究追蹤條件的888對伴侶中,並沒有人因為與伴侶發生危險性行為而感染愛滋病毒,研究者計算這些受試者總計發生58,000 次以上的危險性行為。

日前澳洲也發佈一項類似的研究,研究招募343對男同志伴侶,但卻沒有一對伴侶因為危險性行為而受到感染愛滋病毒。這些研究發現,不僅是證實了「治療作為預防」在愛滋公衛防治上的重要地位,也被認為具有去除污名與標籤的社會效果。

當愛滋感染者接受愛滋藥物治療而降低體內病毒傳染力,甚至傳染力可趨近於0;這將有利於政府愛滋防治工作的推展;當政府提供愛滋防治藥物給感染者,則預期可以讓感染者獲得更長久的壽命與更健康的身體狀態。我們可以這樣解讀,提供感染者愛滋藥物治療,這其實是一種政府與感染者雙贏的互惠關係,也是一種合作的夥伴關係(Partnership)。

夥伴關係

所謂的夥伴關係,即是把彼此當為同一陣線,顧及彼此的需求,朝向同一個共同的目標邁進。這個概念廣泛的被運用在聯合國提出的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s)。永續發展目標的精神在於所有國際發展議題都具有緊密不可分割之結構特性,這些目標間應該進行系統性評估、考量利害關係人以及參與者的社會關係及需求,共同解決所面臨的困境;其中目標第17項,即是認為國際發展,不只是強扶弱的關係,而是相互合作以及共同排除障礙的夥伴關係。

因此,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長年來都呼籲各國政府、健康照顧服務提供者、跨國及當地企業、民間組織應共同合作,保持緊密的夥伴關係,並基於感染者權利與以人為中心的方法規劃愛滋防治服務方案,提供普及愛滋治療藥物給愛滋感染者,避免愛滋防治工作功虧一簣。因為一旦感染者無法獲得愛滋藥物治療,不僅是感染者的健康惡化,更可能將病毒傳染給他人,而使疫情無法獲得控制。除了感染者以外,他們也呼籲將潛在受影響的關鍵族群納入利害關係人,依據不同族群意見、需求以及困境,量身訂做各族群專屬的防治策略。

然而在台灣,這樣的夥伴關係似乎並不是運作得很順暢,即便台灣政府以健保經費為感染者提供藥物治療,許多健康照顧服務提供者仍不願將感染者視為愛滋防治工作的合作者與夥伴,日前雲端藥歷議題即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夥伴關係危機-傾斜的醫病關係

在雲端藥歷的政策中,我們並沒有發現政府(除疾管署)及健康照顧服務提供者考慮感染者的隱私保密以及就醫歧視的擔憂需求;甚至網路上有許多包含健康照顧提供者的輿論,毫不留情地批評疾病管制署有條件開放雲端藥歷的呼籲,認為盡可能避免服務愛滋感染者是健康照顧服務提供者的權利,如此的做法,便等同把雙方劃分為不可能合作甚至敵對的極端立場。

目前,許多健康照顧服務提供者,例如醫師或護理師等,認為在已知感染者狀態下,向感染者提供服務,可能會處於暴露愛滋病毒的傳染風險中;即便感染者表明自己已接受愛滋藥物治療,並有效達到抑制病毒的狀況,因此血液體液之接觸已不具臨床上的傳染力,感染者在這樣的狀況下仍然受到拒絕或是歧視待遇。這樣恐怕不利於雙方的夥伴關係建立,將讓感染者降低表達感染身分的意願,否則便難以獲得一般的健康照顧服務。

健康照顧服務提供者的恐懼來自於對愛滋感染者的標籤污名。長久以來,政府與社會大眾不斷抱持一種對愛滋感染者的泛道德式批判,認為是私生活不檢點,同時亦將感染者定位為大量消耗政府預算,危害他人健康的群體;社會大眾在這樣的思考模式下,不斷地製造、複製與加深愛滋污名及烙印並重複這樣的惡性循環,而身處社會的健康照顧服務提供者亦不例外地受到影響。健康照顧服務提供者一方面對於感染者做出過多的道德批判,另一方面又擔心自己一旦提供服務後,若不幸感染,也將落入跟感染者一樣的污名烙印與困境當中而萬劫不復,因此感染者的處境可以說是十分艱難。

當務之急是重建相互信任的夥伴關係

在這樣恐懼的漩渦中,不僅是健康照顧提供者自身無法跳脫這樣的惡性循環,疾管署、感染者社群與愛滋民間團體的意見更無法有效地成為政策制定的參考。一旦感染者需求不被評估及採納,基於信賴的夥伴關係與防疫的合作將岌岌可危。

目前台灣針對「90-90-90」目標的成果,分別為「75-79-85」,落後很多非洲及美洲國家。如果我們要提升對於愛滋防治工作的成效,找出維繫前述夥伴關係的方法就是當務之急。我們或許可以參考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針對永續發展目標的政策方針,重新審視並建立「以人為中心」並且「以權利為基礎」的愛滋防治政策,重新評估健康照顧服務提供者在這當中的角色,不僅是看見夥伴關係中感染者以及關鍵族群的權利、需求以及困難,針對不同的對象制定不同的政策,同時更應該將感染者及關鍵族群平等的對待並共同合作。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新聞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