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志社群內談愛滋,打造一個「HIV+OK」的社會——專訪同

作為台灣第一個立案登記的同志社團法人,還沒走進同志諮詢熱線(以下簡稱熱線)的辦公室,便可看到外頭牆面上有一張「I AM HIV+」的海報。遠看這張白底紅字的海報,它傳遞的訊息是「我是愛滋感染者」,走進一看你才會注意到:「+」是由一堆密密麻麻的字組成,包含爸媽、男朋友、麻吉、姐妹、老師……等,將「+」原先代表陽性反應的意涵轉變為「找回與人的連結」。在今年台北同志遊行的隊伍也能見到同志諮詢熱線的身影,最醒目的標語則是「HIV+OK」,另一個想要傳遞給大眾的訊息:「不論你是不是感染者,面對愛滋這件事,我很OK」。

一個老牌的同志運動組織,在近幾年婚姻平權運動沸沸揚揚之際,選擇在同志遊行的隊伍亮出與愛滋相關的訴求,還為「HIV+OK」舉辦了徵文活動,不禁令人有些好奇:為什麼這個組織如此關注愛滋議題,他們又從這過程中看見了什麼?

 

 

同志諮詢熱線今年在台北同志遊行的攤位,上頭也標示出「HIV+OK」的字樣

在熱線的官方網站上可以看見有一個工作小組即命名為愛滋小組,擔任政策推廣部主任也同時職掌愛滋小組的杜思誠表示,不論是「I AM HIV+」或「HIV+OK」,都是熱線在前幾年響應世界愛滋日時所想出來的口號(由社工主任鄭智偉發想)。杜思誠說「I AM HIV+」的挑戰性比較大,一旁陪同分享熱線如何推廣愛滋議題的行銷企劃部主任阮美嬴,也表示尤其是穿著印有這圖樣的T恤走在路上,遠遠看過去就是「我是愛滋感染者」。兩人表示確實組織裡的義工確實有人穿上T恤後,親朋好友有私下詢問是否感染了愛滋,「這其實也能讓大家體驗感染者平常的生活狀態」。杜思誠則是曾經深夜走在台北的街頭,遇到外國人經過他身旁時,向他比了比大拇指。

加號強調連結,OK強調的是接納

阮美嬴說從熱線關注愛滋議題這麼多年,看到的其實是「當一個人感染愛滋之後,彷彿他身上就只能看到這個疾病。我們還是認為目前談論愛滋議題比較著重在疾病或是如何預防,忽略掉的是人以及他所擁有的關係。」在熱線的工作經驗中,杜思誠表示在提供愛滋與梅毒的匿名篩檢服務時,經常會詢問前來篩檢的朋友對於愛滋病毒陽性反應的想像,藉此讓對方思考若真的成為了「HIV positive」時,該如何處理與面對。

在前幾年服務的過程中,常聽到對於感染後的擔心是「身旁的人知情後,是不是就會離我而去?」、「躲到深山不要與人接觸」。杜思誠說除了會詢問感染後的健康狀況與治療,其次常聽見的就是對於人際關係的斷裂。杜思誠舉例「擔心自己會不會傳染給別人」、「向他人告知後會不會遭受排斥」、「認為自己很難再追求親密關係」,都是圍繞著人際關係展開,也感受得出來感染身份對原有人際關係的影響有多大。

杜思誠接著表示,但為什麼一個人的社會或是人際關係,會因為他感染了愛滋而遭受到這麼大的轉變。他認為就算是身為病患,這些原有的人際關係也不應該因為疾病而消失。是故,這是為什麼在「I AM HIV+」的字樣上,「+」是由各種身份或關係的人組成,目的在於強調感染者與他身旁親朋友好友的關係仍在。就算是要面對愛滋,也是要相互支持、集體面對。

如果婚姻平權是要讓更多人獲得幸福,就不應該有感染者拖累運動的說法

在婚姻平權運動如火如荼地進行的同時,經常可見反同團體拿出愛滋的相關數據或論述,表示台灣通過同性婚姻之後,愛滋病就會蔓延。愛滋與(男)同志社群的連結似乎在一個複雜糾葛的狀態,在今年甫接任行政院長的賴清德,也曾脫口而出「愛滋病目前的感染主因是男男同性戀」而引起爭議。

面對這些輿論,阮美嬴表示的確因為推動婚姻平權的關係,反同團體不停地運用各種方式攻擊同志社群,愛滋議題是其中之一。她表示的確有感染者在這過程中感到受傷,甚至認為是否因為自己的感染身份而拖累了婚姻平權運動。杜思誠在旁表示聽到這類的說法感到十分不捨,認為「如果說婚姻平權運動的目的是讓更多人獲得平等的對待,那麼就不應該有誰拖累了運動的問題。熱線就是希望能與愛滋感染者站在一起」。

至於面對愛滋與男同志間的關聯,以及賴清德先前的言論。杜思誠表示熱線近年也製作了澄清愛滋謠言的懶人包。面對賴清德的言論,杜思誠說愛滋感染者也是同志社群的一份子,但他認為官方數據所描繪的是現象,在這現象背後是由許多社會因素構成,不能只用個人歸因的方式解讀。

透過男男間性行為而感染愛滋的比例較高,這可能與性教育的缺乏、同志的性行為不受認可、同志仍然無法自在現身……等種種原因相關,我們不樂見像反同團體那樣只將感染的原因歸因於個人,也期待政府面對這議題時能提出更好的服務策略。

杜思誠也另外補充,雖然機構名稱為「同志」諮詢熱線,諮詢電話中接獲異性戀者來電詢問愛滋或其他性病感染的比例並不低。他說在熱線的服務經驗中,許多來諮詢愛滋議題的異性戀者對愛滋的知識還是很不足,因而衍生許多問題和焦慮。縱使目前在學校有進行愛滋教育,成年人對愛滋的理解還是很陌生,或是覺得愛滋議題「事不關己」。杜思誠說:「其實也有不少異性戀面對愛滋也一樣焦慮,或是知識不足。愛滋其實跟所有的人都有關係,不論你喜歡的人是什麼性別、你跟什麼性別的人發生關係。政策上應該要關注到所有的族群,你可以針對不同的族群發展個別的策略。」

在同志社群內做愛滋議題,逐步打造一個對感染者「OK」的社會

在同志組織裡關注愛滋議題,愛滋小組的工作內容相當繁重,包含:提供愛滋梅毒匿名篩檢與諮詢服務、經營男同志性安全與性愉悅網站、舉辦同志社群愛滋講座、出版《男同志性愛達人手冊》,近幾年更是以每年一支的頻率推出愛滋議題相關的影片。杜思誠說熱線的愛滋工作主要是在同志社群內做愛滋教育和預防,另外也針對社會大眾進行愛滋去污名工作。

以目前發行了兩萬多本的《男同志性愛達人手冊》為例,即是對於先前相關的愛滋防治或教育手冊,多半都以漫畫或道具的方式教導讀者如何進行安全性行為。而另一方面,男同志社群內對於如何進行安全的性行為,以及對性病仍有諸多的疑惑存在。為了流通這些性教育與愛滋議題的知識,這本手冊強調以真人示範演出,讓讀者能夠認識貨真價實的性行為是如何進行。這本手冊目前也正在進行翻修,杜思誠笑說縱使在這時刻出版一定會遭到反同團體的攻擊,但該做的事情不能因為阻力過大而停下來。

以愛滋為題材的電影時有所聞,不過像熱線這樣幾乎是每年一支以愛滋議題為主打的短片,在台灣幾乎是相當罕見。「還是想要帶給感染者一些希望吧,我們也在服務的過程中看到,有些伴侶的關係並沒有因為疾病而被打垮。」杜思誠說同志社群內對感染者的態度與早年相比當然有變得比較好,可能是因為接受過愛滋教育的人變多,或是身旁有認識的感染者朋友。但他認為不論在同志社群或是整個社會,對感染者的友善態度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對感染者的態度有進步了,但對愛滋可能還沒有完全除魅。所以我們透過拍攝這些影片,讓大家能看到感染者真實的樣貌或生活是怎麼一回事。」藉由影像和說故事的力量,讓更多人能開始思考或談論愛滋,才有機會慢慢地打造一個對感染者「OK」的社會。

訪談的尾聲我邀請兩位揣想未來十年的台灣社會如何對待感染者,「一般人」是他們的共同回答,也反映了離達成「一般人」這目標還有一段距離。杜思誠補充說:「你怎麼看待B型肝炎患者,你就同等地看待愛滋感染者,因為兩種疾病的傳染途徑是相同的。」

 

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