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政府終結愛滋的目標令人敬佩,但實行起來將困難重重

 

文:Jamie Ducharme
譯:劉松宏

根據聯邦數據顯示,目前約有110萬名美國人與愛滋病毒共存,每年大約有40000人感染愛滋病毒。但在川普的國情咨文演講中,他承諾:「在10年內消除美國的愛滋病流行問題」——衛生官員周三(編按:原文發表於2月6日)表示:該計劃取決於多間機構的共同努力,並推動給予愛滋高風險族群更好的診斷、治療和預防途徑。

川普在周二的年度演講中提出了該計劃,但卻沒有透露太多細節。衛生官員周三則在與記者的電話會議中詳述了這項計劃。

該提案將由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HHS)監督,並將匯集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衛生資源和服務管理局以及印地安健康服務部等機構的力量,將會針對美國愛滋病毒傳播率較高的48個郡,並重點關注高危險族群,包括變性人、男男性行為者和有色人種。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助理部長布雷特・吉羅瓦博士,在電話會議上提到該計畫的重點是針對感染者的早期診斷和治療;並給予暴露感染族群預防性藥物(PrEP)等積極措施;以及疫情爆發的應對措施。

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羅伯・瑞德菲爾德博士和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安東尼・福奇博士在電話會議上表示,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研究愛滋病的19個研究中心將與當地衛生部門合作,以加強對這些郡的應對措施。瑞德菲爾德表示,最終目標是在五年內將新興感染愛滋的病例數量減少75%,並在十年內減少90%。

雖然該計畫的確切資金金額尚未披露,但吉羅瓦表示「重要的新資源」將有助於實現多間機構的共同努力。過去幾年政府對待愛滋的態度有所轉變:雖然這件事並沒有被國會頒布,但川普2018年的預算分配中曾要求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削減大約18%的資金,包括削減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和愛滋病研究辦公室等機構的預算。川普甚至還曾提議削減瑞恩・懷特的愛滋病項目和總統愛滋病緊急救濟計劃等措施的預算。

新計劃的資金將在2020年之前啟動,但官員表示各個機構已經在運用現有戰略來執行計畫。福奇在電話會議上說:「我們擁有的工具如果得到充分應用,可能會對在美國終結愛滋流行的目標產生重大影響。」

該計畫也呼應了其他總統曾大膽承諾的國民健康措施,如前美國總統歐巴馬2016年的國情咨文,宣布美國可以成為「一勞永逸治癒癌症的國家。」紐約大學全球公共衛生學院附設藥物使用與愛滋病/C型肝炎研究中心的聯合主任雪莉・德倫聲稱,愛滋病毒組織的目標「野心十足」,但並非完全不可能,儘管可能需要耗費十年以上才能實現。

 

德倫告訴《時代雜誌》:「如果真的全力以赴地展開預防和治療計畫,我認為肯定會離目標越來越近。」但她也表示不只需要重新部署現有的策略,還有更多努力需要付出。

德倫表示:「這不僅僅要完成我們曾做過的事情。這樣還遠遠不夠。這項計畫需要放眼未來,並考慮『可能出現的挑戰或將會造成怎樣的危險』。」

德倫表示應仔細探討為何PrEP等預防性投藥無法完全取得成功的因素——也就是那些阻礙人們獲得所需醫療照護的地理因素和經濟難題,以及愛滋病患本身背負的罵名——才能真正杜絕愛滋。(衛生官員也表示他們正在優先考慮這些問題。)她也提到解決這些問題的最佳方法是讓受愛滋病影響的人們實際參與治療和預防工作。

德倫說:「雖然與衛生部門合作立意良善,但還是必須讓目標族群充分了解這些阻礙因素。」

她也提到另一個障礙是類鴉片藥物的盛行。由於大量新興的愛滋病毒感染案例與吸毒注射有關,因此德倫說打擊非法藥物使用的經驗戰略——如藥物輔助治療、注射針頭更換和安全注射設備——也可以降低愛滋病毒感染率。

吉羅瓦表示「完全支持」注射器服務項目等工具,但表示新的計畫資源不會集中於這些項目上。

研究人員也在研究比PrEP更容易取得也更容易使用的醫療工具,例如持久的抗愛滋病毒注射液或免疫療法。一些科學家也在研究愛滋病毒疫苗,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獲得成功。

某些團體對政府對愛滋病毒的關注抱持懷疑態度,因為那些感染風險高的族群包括LGBTQ族群、有色人種和低收入地區的居民——都是從未受到川普政策造福的群體。

人權運動團體的政府事務官大衛・史黛西在一份聲明中說:「如果這屆政府真心想要阻止愛滋病毒的蔓延,那麼他們必須立即停止削減醫療補助資金、破壞《平價醫療法案》還有風險社區尋求醫療保健證照時卻給予歧視等負面行為。這屆政府正對愛滋病影響最嚴重地區的醫療保健進行攻擊,同時又希望杜絕愛滋病,根本就自相矛盾。美國公民應該得到政府真正的承諾,以終結愛滋病的流行。」

在2018年底,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針對人類胚胎組織研究執行內部人員冷凍後,政府也面臨著來自愛滋病毒研究人員的批評。儘管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官員表示目前使用人類胎兒組織的實驗室並未受到影響,但來自不只一間愛滋病毒實驗室的研究人員——包括位於格拉德斯通研究所的愛滋病治療中心主任華納・格林博士——表示政府曾制止這類研究。

當時聲稱政府讓研究中斷帶來「毀滅性損失」的格林博士告訴《時代雜誌》他非常驚訝於川普對愛滋病防治進展的新承諾,同時也感到「高興」。(格林博士也表示自己的研究已被恢復)

儘管如此,格林仍表示實現川普10年終結愛滋的目標將困難重重。他表示:「我認為,十年終結愛滋只是一個理想。每當有人試圖為愛滋病病毒規劃時刻表,愛滋病病毒都會違反之。」

格林說阻止愛滋在美國的傳播將需要解決全國各地發生的多起「小型流行」,包括南方和東南地區以及男男性行為者。他表示最先優先事項應該是鼓勵篩檢和早期診斷,因為許多愛滋病毒案例是由不知道自己被感染的無症狀愛滋感染者傳播的。

儘管計畫實行起來困難重重,格林表示川普政府終結愛滋的目標非常令人欽佩:「作為一個處理愛滋病毒感染問題的國家,我們應該更加努力。很高興看到總統有在關注這個議題。」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