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愛滋領藥的熱血與困境

 

距離HivStoryMEDIA發布來去藥局走一趟—台北首間愛滋友善藥局領藥紀實已達一年,我們持續地在關心著各藥局的狀況,並嘗試以更多面向切入愛滋感染者於指定藥局領藥的議題。我們將目光聚焦於「71恩典藥局」,一間位於台北市大安區內獨立經營的小藥局,深入了解為何他們開始提供感染者領藥,並嘗試探詢他們目前正面臨待解決的問題。

 

成立一間與眾不同的藥局

71恩典藥局洪藥師說「在退伍後我就進入醫院當藥師,很快就當上主任,主任一當就十五年。」,在醫院提供藥事服務十五年後,洪藥師夫婦開始探詢可以發展的新領域。洪藥師的太太當時於義光教會擔任幹事,從教會長期幫助弱勢團體的經驗中,洪藥師夫婦決定未來要經營一間藥局。但在台北市藥局密度極高的台北市,要經營一間能夠維持營運且具有價值的藥局,其實並不簡單。

 

「我跟我太太說全台北藥局不差我們這一間,但是我們可以做些不一樣的事情」洪藥師認真地說道。洪藥師在離開醫院後,很快的71恩典藥局就開業了,當時洪藥夫婦沒有任何經營藥局的經驗,只準備了一台「咖啡機」,他們笑著說「因為咖啡對我們來說,是生活必需品」。有了咖啡機滿足了日常需求,洪藥師夫婦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聯繫長期照護智能障礙與多重障礙者的「喜樂保育院」,並在藥局內裝上了一台冰箱,為喜樂保育院庇護工廠所生產的水餃,開出一條不須上架費用的實體的通路。

 

與一般藥局相同71恩典在社區中亦扮演著「藥事服務」與「健康諮詢站」的角色,但在這些藥局的基本功能外,洪藥師夫婦從曾經在教會服務的經驗,透過71恩典藥局的成立,逐步建立起「小農」、「原住民農業」與「喜樂保育院」和台北市蛋黃區社區居民的連結,讓「資源」得以從都市流通向鄉村,幫助到真正需要被幫助的人。「我們想做這件事情,自然就會吸引到一些想支持這些事情的人,我們就會變成好朋友。」洪藥師夫婦樂在其中的說。逐漸的他們以71恩典藥局作為據點,開展了從社區開始的多元型態助人模式,除了上述協助「弱勢團體」義賣商品,讓資源困乏者可獲取更多資源外,更提供母嬰親善的藥事服務、共學空間等,與社區居民建立了良好的關係。

 

 

在加入愛滋指定藥局行列前的思考

洪藥師說:「當時看到疾管署公布了四家指定藥局,我就非常有興趣。當時所公布的指定藥局在『高雄』、『屏東』。我們在前年申請了指定藥局,申請前我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人來領藥,也不知道該怎麼準備」。有別於目前大部分的愛滋指定藥局,多為原先承接矯治機關愛滋業務的脈絡,洪藥師則是靠著一股服務熱忱,自願加入愛滋指定藥局的行列提供服務。這股邊做邊學的熱情,讓洪藥師夫婦開始真正接觸愛滋藥事服務,並開始覺察政策下的藥局所面臨的困境。

 

在社區中提供愛滋感染者服務,在臺灣過往的經驗中,可能遭遇社區居民一定程度的阻力。71恩典藥局藥局在提供感染者領藥服務前,亦在思考這個問題。不過洪藥師夫婦抱持著樂觀的態度表示:「去申請指定藥局業務,應該不會造成社區的恐慌,因為我們相信他們的支持會是愛的力量,加上藥局所處位置的社區居民,在專業知識的密集度其他地區較高,理論上阻力應該相對的小」。

 

在愛滋領藥資源相對密集的台北市中,社區局扮演著怎樣的角色「我們遇過好幾個朋友要領藥,但下班時指定醫院藥局就已經關門了。或是怕遺失的兩次處方籤也可以放在這裡,時間到了我們就會通知他們來領藥。」洪藥師夫婦表示。社區藥局可領藥時間相對於指定醫院彈性,甚至在周末都仍有提供領藥服務,對於無法配合指定醫院時間的朋友,就會是一個可以解決問題的選擇。同時指定藥局個案量,相較指定醫院少,藥師能在服務過程中提供更細緻與個人化的藥物諮詢服務。  

 

熱血服務的背後,現實的壓力與成本。

感染者將慢性處方籤交予藥局前,為了方便領藥者,藥局通常已先向藥商下單叫藥,調劑給藥後向健保署請款。支付藥商藥款的日期與健保署撥款入賬的日期之間形成一種追逐的關係,一旦延誤申報甚至會導致整個月的費用被迫延後一個月才到,但廠商依舊如期請款,這種藥費週轉金加上可能的庫存風險比起過去沒有承接愛滋業務時更大得多,成為了目前開放領藥的指定藥局最巨大的壓力。「像我們原本的申報可能一個月才申報到五十萬,可是因為加入抗病毒藥物進去後,一個月就變一百五十萬,我們的現金週轉會很辛苦而已。」洪藥師無奈地說道。再者這些藥局多為獨立經營的藥局,在成本規模不大的狀況下,要準備足夠的週轉金,其實是相對連鎖藥局與醫院藥局是更加困難的。

 

回過頭望向提供感染者領藥服務,藥局究竟能獲得怎樣的利益?洪藥師說:「我們都是零價差在做這件事情,健保的服務費大約60元一張單。」,由於指定藥局領藥人數不及指定醫院,無法像醫院藥物採購一樣有價差出現,唯一的獲得實質利益,就是健保所支付的藥事服務費,當加入相關行政成本,71恩典藥局近乎是在沒有獲利的情況下,提供愛滋感染者領藥服務的。

 

在經濟壓力以外的負擔?其實不難想像,當藥局要多提供一項服務,除了金流上需要擴增外,行政成本也會跟著上升。洪藥師說:「因為申報藥費兩年內是疾管署,兩年後是由健保署支付,所以我只要報錯了就得重新在系統上跑一次甚至有一張單子跑過兩天,這些問題在醫院也是會遇到,但醫院會是有一個單位在做申報,藥局只有我們倆」,臺灣現行愛滋藥費給付政策,感染後服藥的前兩年由「疾病管制署」公務預算給付藥費,穩定服藥兩年則回健保給付藥費。但由於藥局無法輕易從處方籤上的編碼判斷,來領藥的病人是由疾管署給付或健保屬給付藥費。就需要先行由經驗判斷給付身分登錄系統,當系統上傳完資料回傳錯誤筆數,再重新從錯誤筆數中,重新執行一次系統重除錯數次,增加了指定藥局的行政成本。

 

愛滋指定藥局亦存在著俗稱的「庫存壓力」,洪藥師表示:「大部分三合一,或四合一目前都有備藥,但現在好多種藥都有零頭。依照感染科門診開藥的習慣,是開7的倍數較多。我們當時有跟疾管署反應,希望改一次開30顆,因為我們的藥進來都是30的倍數,開28顆我們每罐就要拿2顆起來,要湊14個病人來領藥才會有下一罐」。對於資本額較低的獨立藥局而言,庫存的壓力也造成了不小的負擔。

 

在領藥服務以外,更希望能深入的了解大家的問題

71恩典藥局表示.希望與感染者建立安全感以及信任感,大家能在有問題時詢問他們,需要任何協助都可以告訴他們,71恩典藥局都會很樂意協助與提供諮詢。在安全感建立之後,社區藥局就能發揮作用,感染者可以向藥局諮詢抗病毒藥物相關資訊(如:交互作用、用藥方式…),藥局也能在知道感染的狀況下,給予更全面的知識與服務,更有利於整合評估除了愛滋以外的其他疾病用藥狀況。我們可以給你一杯咖啡,一起聊聊彼此,在藥局的功能之外,我們可以當作是朋友一樣。

 

新聞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