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感染者就診怕遭拒 露德協會:關鍵在醫病互信

 

愛滋感染者如果有侵入性治療的需求,是否要主動告知醫護人員往往是心裡很兩難的問題。露德協會秘書長徐森杰就說,實務上確實有不少感染者善意告知卻被消極對待,他認為,關鍵是感染者在社會與醫病關係中缺乏互信,唯有正確認識愛滋才能沒有恐懼地平等互動。

 

日前,一位醫師在網路分享過去急救經驗,指沒有事前告知有愛滋病史的患者,讓人覺得沒有基本道德。不過,愛滋患者在就醫時,要不要主動向醫護人員說明,往往是感染者非常兩難的問題。

 

台灣露德協會秘書長徐森杰根據實務經驗表示,在需要侵入性治療時,如果感染者不說,反而治療過程會相對順利,一旦開誠布公,有些醫師確實會消極處理或是以設備不夠等理由拒絕治療。他認為,關鍵就在於醫病間的互信基礎。徐森杰說:『(原音)如果醫病關係好的話,病人卸下心防也不會擔心被拒診的話,病人一定會說。病人不說的原因,可能是你沒有讓他有安全的環境說。』

 

類似的情況在監獄裡更為兩極。徐森杰回想過去走訪獄所的經驗表示,曾有獄所只有一床牙診機台,但牙科醫師堅持不對愛滋感染者看診,即便有醫師願意看診,感染者也必須排在最後。他說:『(原音)他只有一個機台,看牙醫大家都可以看,愛滋感染者不可以看,只要用過,醫師就不願意,所以導致那個監獄要看牙醫的(感染者)都要到外面去,後來因為送到外面戒護人力要變多,所以很麻煩,不得已才會送到外面,要不然就叫他們忍。』

 

徐森杰還說,甚至有部分醫師會有道德批判,在提供藥物時,不太考慮感染者的藥物反應。他說:『(原音)就給你很便宜的藥,你吃了會後可能黃疸、貧血,可是醫師認為你這種人有藥吃就好。有些醫師非常好,仁心仁術,可是也有些醫師對犯人會有道德批判,對他們的處置就會有差別。』

 

露德協會認為,在醫療進步下,愛滋並不會這麼容易感染也並非不容易控制,目前需要社會正確認識愛滋、卸下標籤才能有平等的互動空間。

新聞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