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病患中COVID-19的死亡—謹慎解釋 (COVID-1

 

2019年新冠狀病毒感染(COVID-19)大流行開始以來,我們一直試圖了解COVID-19重症和死亡率的預測因子。數據顯示年齡和慢性合併症是主要危險因素,但是對免疫抑制病患的風險又是如何?患有惡性疾病的患者和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可能有更高的風險,但對於其他類型的免疫功能低下的族群,包括愛滋病病患,證據尚不明確。愛滋病患者,甚至是病毒血症已經得到良好控制或是免疫重建者,是否也處於發生COVID-19重症和死亡的危險中?

 

本文是英國愛滋病協會主席Laura Waters博士針對近期登在Lancet HIV雜誌中的一篇分析愛滋病患中COVID-19死亡的研究所作的回應。

 

Krishnan Bhaskaran博士及其同事刊登在最近一期的Lancet HIV雜誌中的文章分析OpenSAFELY平台的HIV感染者中COVID-19的死亡情況。OpenSAFELY是英國約1730萬成年人的健康資料數據庫。27,480名愛滋病感染者的死亡率(佔研究人口的0.16%)高於一般人群,調整後的危險比為2.59 (95% CI 1.74-3.84;p <0.0001)。但是,由於在研究進行時英國缺乏SARS-CoV-2檢測,因此沒有感染者或有症狀者的分母人數。另外一項對英國COVID-19住院患者的分析研究(ISARIC)也發現,愛滋病毒感染者的死亡風險較高,調整後的危險比為1.69 (95% CI 1.15-2.48;p = 0.008)。本文作者認為,Bhaskaran及其同事排除了年齡、性別等因子的影響,但兩項研究針對干擾因素都無法完全進行調整。

 

黑人種族中愛滋病與COVID-19死亡的關聯“特別明顯”(HR 4.31 [95% CI 42-7.65] 相對非黑人個體的1.84 [1.03-3.26]),與英國公共衛生部門的數據不一致。該數據顯示黑人種族的死亡率要小得多。在英國,某些關鍵職業似乎有較高的COVID-19風險,而這些職業中黑人和少數民族的工人比例很高,但Bhaskaran和同事的研究並未調整這些職業的影響。這可以解釋一些與種族有關的明顯的死亡風險,同時也是造成死亡率與愛滋病之間相關的潛在干擾因素。

 

愛滋病感染者和無其他合併症的人可能不會在系統中被註冊或告知醫生其愛滋病狀況,這意味著被納入分析的人群比較傾向患有一些合併疾病,也因此本來就有更大的風險成為COVID-19的重症。Bhaskaran和同事的研究強調了合併症的重要,因此認為HIV感染但沒有其他合併症者COVID-19死亡的風險沒有增加。另外,對於嚴重的免疫抑制或尚未控制的病毒血症與COVID-19重症和死亡風險還不確定。雖然南非西開普省(Western Cape)的一項研究發現二者間的關聯,但數據不完整,因為許多參與者近期沒有病毒量或CD4細胞數的檢驗值。與ISARIC相似,對OpenSAFELY的分析無法根據HIV治療或替代HIV控制指標做調整,是這個研究重要的限制。

 

了解誰最有可能成為COVID-19重症的高風險以及原因,對於臨床建議和預防工作至關重要。Bhaskaran及其同事將有關HIV感染者COVID-19死亡風險的重要發現帶入了公共領域,並對研究的優缺點持坦率的態度。然而,他們在風險方面所得出強有力的結論,指出愛滋病與COVID-19死亡風險增加有關,而該說法可能會掩蓋研究中其他絕對死亡率低於0.1%的發現,以及25個死亡的HIV感染者中有23個(92%)有合併症,其餘兩個沒有合併症的感染者(8%)的死亡風險並沒有增加。Laura Waters博士認為,在獲得更具體的控制數據來評估HIV影響之前,我們應更謹慎的對愛滋病患者中COVID-19的死亡風險做出結論。

 

(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 齊嘉鈺醫師摘要整理)

 

Author:Laura J Waters, Anton L Pozniak

連結: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2352301820303325?via%3Dihub       

 

新聞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