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那道彩虹疤

 

做為一個六年級中段班的同志而言,談過幾場戀情、受過一些傷、遭遇過不忠的背叛,心中有點故事,是必然的。

 

在2015年的年後經朋友介紹我換了新工作,原本興致缺缺的我經朋友兩次的邀約,和她的主管談了工作的事,對方給了我很大的發揮空間,後來索性便接下了這份新工作。在走馬上任的前幾天,忙著觀察部門間的工作和溝通模式,很快我便擬出了一些教育訓練的課程和些微的小改革,從容地兩個月便過去了。某天,人事部主任經過我的辦公室,便從門縫探出頭來,打了個照面後便提醒我說:「林經理,別忘了月底前要去做新進員工體檢喔!你只差這份資料。」當下我擺出了一副迷糊的表情,吐著舌頭、瞇著眼睛對她說:「好的,我下星期有排休假,我會去做的」。

 

在隔週的休假日起了個大早,趁著陽光未顯毒辣前,趕緊帶著狗兒子出門解放一下,之後便趕去醫院做體檢。由於過去的公司也都每次會辦年度員工體檢,大體上都是膽固醇高高低低的文明病,其他項目的指數,大致上看起來還算漂亮的。在護士的指引下,例行公事的流程和問診很快就結束了,最後護士還貼心地送上一份簡便的早餐盒(因前一晚要禁食12小時),心想沒多久前肚子已咕嚕咕嚕地在叫了,所以便很快地在休息區吃完早餐再開車回家去。回到家在客廳看著電視發愣了一會兒,想想有沒有待辦事項,也沒想出個所以然,所以便悠閒地度過了一下午。傍晚去附近的超市買了些食材和日用品,晚餐後和男友打了電話聊聊天後便吃了安眠藥準備睡了,因為明天一早還得和主管開會。

 

約莫兩周後的某個午後,手機在口袋裡震動著,我便接了起來,禮貌性地說「你好,我是Jason。」而對方說明了她是某健檢中心的護理長,與待急促地告知我說「你的體檢項目的梅毒血清是呈現陽性反應,所以要通知你並請你到指定的醫院做HIV西方墨點檢查」並說明梅毒是法定傳染病,所以中心會通報衛生局做為追蹤列管的人口。語畢,頓時間,我有如被閃電集中般的無法思考,眼前一片空白,一陣疙瘩竄遍我全身,無語許久。想了想,兩年前認識了男友,因男友不喜歡戴「保險套」所以我們是屬於「危險性性行為」(意指未戴保險套的性行為)的伴侶。而且在我交往的期間,我仍不時地發現男友仍在偷偷使用「同志交友軟體」,且常藉工作出差時讓我常常無法聯絡上他,而在他出差回來後,我亦曾在他的手機裡發現他在軟體裡和網友語意曖昧,甚至-約泡。

 

面對他的這些行徑,一次又一次地被我發現,而他則是回以不同的方式道歉,央求我原諒他,允諾著會刪除同志交友軟體和刪除那些網友……等。在他軟硬兼施的言語下,而我也竟然癡情地一次又一次地原諒他。因為我始終相信「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的律則,相信他會因為愛而改變。畢竟對於同志而言,一段感情是得來不易的,而且追求幸福和渴望愛情本來就是人類的天性。但我們都忘了資訊、科技的變遷日新月異,流年更迭的速度我們始終追不上。青春的消逝,情愛的善變,我們總習慣怪罪於是命運得多舛……等。於是在自己和身旁友人的故事中,慢慢地我體會到在愛情的世界中充滿著許多的虛假和被背叛的無奈,在感情的漩渦裡你想要有多少的歡愉,就得用多少的痛來償還。

 

在要去做「西方墨點」檢查的前兩天,男友來到我的住處,一起吃晚餐,在一旁的狗兒看的是津津有味,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奢妄。晚餐後男友洗碗,我便在準備狗兒的晚餐。接著我們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不一會兒男友便問道:「待會想做愛嗎?」痾……我霎時無語,五味雜陳的心情湧上心頭般地欲語還休。他見我久久沒回話便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於是,沉默就此打住,我一五一十地告訴他這兩星期發生的事,並告訴他我已預約後天去做「HIV」檢查,所以我們暫時就別做愛了。而男友聽完我的話,默默地低著頭,時間彷彿再次定格,沉默顯得多餘,我一邊摸著狗兒,一邊跟他說:「你找時間也去做檢查吧!」語氣猶如靜止的湖水那般地平靜,說完我也沒期待他會說些什麼,但,他開口說:「不要擔心,我會陪著你,我愛你的心是不會變的。」那時,聽到他這番話,我頓時感動不已,心中的疑惑和擔心被他滿滿暖意的言語給軟化了,加上彼此腎上腺素的激升,我們深情的相擁而吻,用力地抱著彼此,於是我們還是做了那檔事,不同以往的是,這次是戴著保險套的。

 

接下來的半個月,我去了台北聯醫昆明院區兩次,做了檢查,結果我們的HIV都是陽性反應。在診間裡表面上已有準備似的安然自若,內心卻是驚滔駭浪般地惶恐。那感覺被判了死刑,沉落在一個無盡的黑洞裡。前幾分鐘我根本無法聚焦在醫師的解說上,於是我打斷醫師和一般的個管師,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專心地面對,耐心地聽完醫生的意見與分析。後來診斷告一段落,接下來便是個管師的工作了。他將我帶到另一個診間,房間不大,擺設乾淨俐落,一張大桌子和兩張談話椅,但冷氣卻冷得我直打哆嗦。幾分鐘後,個管師拿了一疊資料要我填寫,約莫十五分鐘時間她再回到診間和我詳談,不外乎是一連串的心理建設和輔導,其中參雜著類身家調查和交友狀況等事。個管師並建議我立刻服藥來降低病毒量和增加免疫力,並以我男友已答應要服藥了,藉此來說服我的意願。我心想,這要一吃便是要吃一輩子,而且還得擔心藥會被家人發現等問題,所以我告訴個管師說:「服藥的事,我要時間考慮一下。」個管師也尊重我的決定,並說三個月後再來做一次抽血檢驗,到時看看數值再做決定好了。

 

在新工作的第三個月我跑了兩趟醫院,心裡的不安和茫然感幾乎要吞噬了我,於是我便鼓起勇氣向主管提出了辭職一事,理由是:「體檢報告反映健康上有疑慮,故不適任此工作。」等不及副總的批准,我便直截了當地對他說:「就做到今天吧!」接下來的日子並沒有更好過,忐忑不安的思緒和焦慮不斷襲來;而夜晚則是一連串的失眠心悸。心理巨大的無助感,總是在夜晚時啃蝕著我,那時我時而獨自啜泣著,有幾次狗兒聽見了我的啜泣聲時,便會從牠的睡窩走到我的身旁,一直望著我,不時地用牠的前腳勾著我的手,也試著想來舔去我的淚水,最後便依偎在我的身旁,用牠的方式與我同在。在那一刻,我似乎什麼都沒有了,而牠,卻是我的唯一。那時,我想起一位友人曾告訴我說:「要多愛自己一點,給自己多一點的關照,就是對自己慈悲的開始。」或許造物撥弄、或許命運乖舛,也年近四十五歲的我越來越無力去掌控那些人生的大局或小局,尤其是發生了這麼重大的變故後,我只想單純地去面對未來的生活,這該不會是個奢望吧?

 

某天,男友在我住處一起做晚餐,吃完後我們聊了一些事,後來他便去沖澡了。在他去沖澡時,他手機傳來了好幾則訊息聲,因為是自動顯示在螢幕上,而對文字敏感的我,看了顯示的部分文字內容後,便知對方又是一名不知何時認識的網友,看那刻一拐彎抹角的曖昧問候,其中的關係和語意,不言可喻。那一刻,我的心如同一只玻璃杯摔落地面般地碎裂成堆,無法拼湊。男友洗完澡出來後見我一臉啞然,便問我怎麼了嗎?當下的我並未就手機訊息一事多問他什麼,只是幽幽地跟他說:「沒什麼事,剛剛你手機有好幾則訊息傳來。」如此而已。隨後我便拿起了狗鍊,想出去走走,讓自己有個喘息的空間,好好的反芻一些情緒。我瞄了時鐘一眼便對他說:「時間也晚了,你也該回家了。」之後,我倆一起下樓,一路無語。他發動了機車便回家去了(或許吧!)。而我則帶著狗兒走著固定的路線,這一路上我不斷地問自己是不是我對感情的要求太高了,還是我並不了解人們口中的人情世故,反如此才是情侶間或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我想了許久,而心中的取捨卻遲遲下不了決定。此時,我仰望著天空,望著繁星點點,心中難免一陣悸動。

 

在走回住處的路上時,遠遠地望著住處陽台燈火闌珊,頓時我心想著,一直以來我都是那個等待他回來的人,而他又是否亦是那個以愛為名等待我回家的那個人呢?那一瞬間,我驀然了悟了一直以來在我心中的困惑:

 

男友嘴裡的最愛,永遠只是最愛。

 

而它,

永遠不會成為他心中的「唯一」。

 

回到家後,這段四年多的感情我終於還是讓它劃下了休止符。打開了電腦,連上了影音平台後,點了手阿妹的「真實」,聽著聽著,眼淚滾滾地落了下來。

 

而這一切,都是必然的……。

 

文章出處